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社科网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捷克翻旧账,引爆新一轮俄欧“外交战”
编辑:李天毅 | 文章来源:http://www.ciis.org.cn | 更新时间:2021-06-16 10:39:00
  4月17日,捷克政府突然宣布取消副总理兼外长的访俄行程,并以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特工涉嫌参与2014年弗尔贝季采军火库爆炸案(库存军火原本计划出售给乌克兰)为由,驱逐18名俄方人员。对此,俄罗斯宣布驱逐20名捷克驻俄使馆人员。而后事态不断发酵:18日,波兰宣布“完全支撑捷克”;22日,斯洛伐克宣布驱逐三名俄外交官;23日,波罗的海三国发表联合声明,称为“声援捷克”决定驱逐七名俄外交官;26日,罗马尼亚宣布俄驻罗使馆副武官为“不受欢迎者”,限期离境;28日,俄驱逐七名斯洛伐克和波罗的海三国外交官……

  一起“陈年旧案”为何在乌克兰东部阴云尚未散尽、美俄关系持续紧张、捷克与俄核能及疫苗合作起步的时刻突然爆出?不仅如此,还有报道称所谓爆炸案的嫌疑人就是2018年在英国毒杀俄罗斯前特工斯克里帕尔的嫌疑人,不禁让人怀疑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连锁“外交秀”。

  与捷克国内政治形势息息相关 

  长期以来,捷克虽与波兰、罗马尼亚、波罗的海三国同属美国在中东欧地区的“铁杆盟友”,但其对俄态度一直相对温和,与俄务实合作较多。2011年,捷克曾“顶住压力”,拒绝美国在其境内部署反导系统。与此同时,俄学界曾长期将捷克视为俄中东欧战略中的重要支点。在此次“外交战”发生之前,捷克工业部曾邀请俄罗斯国家原子能企业(“俄核”)参与杜科瓦尼核电站新机组计划招标前的安全评估,并且捷克第一副总理兼外长扬·哈马切克原计划在4月19日访俄,谈判进口俄“卫星V”新冠疫苗事宜。此外,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布拉格还出乎意料地提出了一项调解倡议,准备为俄美两国元首对话提供平台。因此,捷克此时重翻旧账显得异乎寻常。

  此次规模空前的对俄“外交战”,一定程度上与捷克执政联盟的内部分裂有关。捷克现政府是由捷总理巴比什旗下政党“不满公民行动”和社会民主党联合组成的少数派政府,其中内政部、外交部、劳工和社会发展部、学问部和农业部的部长由社会民主党人士担任。捷总统泽曼及其所在的社会民主党一贯主张务实合作、对俄较为友好,但其亲俄态度与目前捷克主流民意相悖。捷总理巴比什因其领导的系少数派政府,希翼得到泽曼政党支撑,在某些方面选择迁就泽曼,持较为平衡立场。4月25日,泽曼在电视讲话中呼吁民众不要“歇斯底里”,称尚无足够证据证明是俄特工策划了爆炸。这一劝告在普遍反俄的捷克民间投下了“舆论炸弹”。4月29日,数千名布拉格市民在瓦茨拉夫广场集会抗议,要求参议院以“叛国罪”弹劾泽曼。

  捷克将于7月进行新一轮议会选举,而过去一年多以来,捷克执政联盟由于应对疫情不力备受质疑。在近期的民意调查中,新兴民粹主义政党联盟海盗党处于领先位置,“不满公民行动”的支撑率降至第二,而社会民主党的支撑率则大跌。因此,面对严峻的竞选压力和政治危机,在捷克国内总体疏俄疑俄的政治环境下,捷克执政联盟打“俄罗斯牌”无疑是选举利器之一,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挽救其脆弱的支撑率。

  积怨已久 

  俄与捷克及波罗的海国家素有积怨。苏联解体后,这些国家纷纷远离俄罗斯并加入欧盟和北约,试图通过集体防御的方式求得安全庇护,并且认为苏联“强加”的政治经济模式也造成了这些国家经济社会转型的诸多问题。

  去年,捷克拆除苏联元帅伊凡·科涅夫的纪念碑事件更使得俄捷关系迅速恶化。此外,乌克兰危机、纳瓦利内事件等加深了中东欧国家对俄的疑惧,同时俄“间谍”在中东欧被捕并非首次,即便是素与俄交好、历史联系密切的保加利亚,近年也屡次出现因俄“间谍”驱逐其外交官的事件。

  因此,中东欧国家存在反俄的天然土壤,而冷战后美欧情报组织等机构的政治渗透更加固化了此种倾向。美国积极利用这一轮捷俄“外交战”增强同盟凝聚力,进一步在俄罗斯与中东欧国家间煽风点火,打断俄欧关系缓和的可能性。比捷克更为反俄的波兰、罗马尼亚和波罗的海三国,也趁机显示“团结”。

  俄副外长谢尔盖·韦尔希宁认为,捷克驱逐俄外交官,是迫于外部压力,因为“这既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也不符合捷克的利益”。俄分析人士认为,捷克意图以此支撑美国,捷克在难以找到合理借口的情况下只得“炒冷饭”来指责俄罗斯。现任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的梅德韦杰夫也表示:“捷克已成为美国对俄政策的人质。”

  除此之外,美国企业也将从俄捷外交战中受益。在核电站项目中,捷方本来最青睐“俄核”,因为其技术能力和经验都最为雄厚。排除“俄核”后,参与招标的只剩下法国电力企业(EDF)、韩国水电与核电企业(KHNP)和美国西屋企业。但据捷克能源专家加瓦尔分析,EDF和KHNP都只能提供未经验证的纸上项目,因此唯一有可能中标的只有美国西屋企业。

  俄与中东欧国家关系走向 

  俄欧合作将陷入僵局。此次事件何时得到平息尚未可知,但其影响力将远超出捷克本国。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研究员萨马茹科夫认为,结合俄反对派纳瓦利内事件,此次捷克重翻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旧账将促使欧洲国家大幅减少与俄合作,而双方现存的合作项目也将承受巨大压力。除“俄核”被排除外,俄罗斯参与的保加利亚核电站项目及“北溪-2”管道项目能否顺利推进也存疑。

  捷克将联手欧盟、北约盟国反俄。目前捷克已开始与欧盟和北约进行谈判。捷克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迪特里奇认为,驱逐俄驻捷克外交人员将打乱俄罗斯现有情报网络,不仅有利于捷克国家安全,也有利于各北约盟国的安全。他因此呼吁北约和欧盟国家协调支撑以“共同抵御俄罗斯”。

  俄罗斯对此强硬回击。俄将遵循“不损害自身利益”原则,对捷克实施经济制裁,并限制捷克啤酒、工厂和家用电器等多个行业的商品进口。俄总统普京于4月23日签署了一项法令,规定对外国不友好行为采取影响措施。根据该文件,俄政府将发布“不友好国家名单”,目标直指美国及其拥趸。俄专家认为,事态发展使得俄与西方间的隔阂进一步加深,并且逼迫其他国家无法再游走于两方之间。

  长期而言,中东欧地区对俄有重要战略意义。俄捷有着共同的学问,两国经济产业结构互补,具有重大的合作潜力。俄不会因为中东欧国家反俄外交风波而放松对这些国家的分化、拉拢,与美国和西欧竞争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对于捷克等中东欧国家而言,与俄务实合作也具有重大意义。

  (编辑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研究实习员,原文载于《世界常识》2021年第10期)

 

http://www.ciis.org.cn/yjcg/sspl/202106/t20210607_7975.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