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200 OK Server: nginx Date: Sun, 12 Jul 2020 13:22:47 GMT Content-Type: text/html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Keep-Alive: timeout=180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Secure Set-Cookie: HttpOnly X-Frame-Options: SAMEORIGIN Set-Cookie: bg12=25|AV3RV; Expires=Sun, 12 Jul 2020 21:23:12 +0800; path=/ 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社科网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网站>>研究资料>>欧洲历史>>正文
一战:欧洲十个意想不到
编辑:佚名 | 文章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 | 更新时间:2014-07-13 14:11:07

2014年07月11日 10:59:57 来源:新华国际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所有的战争都是局部战争、地区性战争。1914年至1918年的大战就其规模和激烈程度,尤其是总体性来说,是破天荒的。可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总体战的世纪、全球战争的世纪。

    从另一方面来说,一战又是一场真正的欧洲内战,欧洲人的一战记忆甚至超过二战。每年11月11日的一战停战日,已成为“阵亡将士纪念日”,英联邦国家的人们都会佩戴罂粟花以缅怀战争死难者。

    一百年过去了,反思一战,可以看到有十个方面让欧洲人意想不到:

    一、均势和平很脆弱

    早在1887年,恩格斯就曾预言:“对于普鲁士德意志来说,现在除了世界战争以外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别的战争了。”27年后,恩格斯所预言的这场世界大战果然爆发了,这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

    一战标志着一个长时期的和平时代的结束。自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以来差不多整整一个世纪里,欧洲没有发生过重大战争。这主要应归功于大国(英、奥、普、法)之间力量上的均势,它所依靠的是英国的经济优势和海军力量,实质上是英国强制下的和平。

    但是力量的均势始终没能完全调整好。它在19世纪的中叶受到拿破仑三世的挑战,在1870年受到俾斯麦的冲击,在1878年又受到俄国的威胁。更为严重的威胁出现在1900年以后。那时德国已成为欧洲大陆最强大的国家,一个新的、虎虎生威、野心勃勃的大国在欧洲的心脏地区日益壮大,并且向现代秩序发起挑战。于是,德国对英国这个头号贸易和海洋国家霸权的挑战,英国和其他列强对这种经济—军事—心理威胁的反应,成为一战爆发的首要原因。历史学家们指出:“德国给欧洲力量形成的均势所造成的威胁是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真正的和主要的原因。”

    二、民族主义点燃战火

    第一次世界大战把成千上万的人投入了无情的“绞肉机”。点燃战争之火的是欧洲列强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

    与以往列强间冲突对抗情形不同的是,帝国自身已危机四伏,受到民族主义和革命的强烈挑战。这大概是一战有别于从前的显著特征和深刻意义所在。民族主义和民族自决的强烈愿望,早在1914年大炮发言之前很久就熊熊燃烧起来了。奥匈帝国这个种族大杂烩,依靠妥协和让步粘在一起,一直受到少数族群的四处攻击,特别是受到塞尔维亚人的攻击;在俄国,沙皇的专制受到此起彼伏的未遂革命的挑战;混乱、专制、中世纪的土耳其,只保留着昔日苏丹们遗存的外表,而不是实体。

    1914年6月28日,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组织成员刺杀,成为一战的导火索。萨拉热窝火药桶点燃了整个欧洲。


    三、经济联系没能阻止英德交战

    一战前,英国学者诺曼·安吉尔在风靡一时的著作《大幻觉》中写道:“各国经济相互依存度如此之高,欧洲文明国家之间应该不会再发生战争。”历史无情地证伪了这种天真有害的看法。

    1913年,一战主要参战国的经济依存度高达10.3%,然而这并未阻止他们兵戎相见。德国是西方列强的后起之秀,1871年才统一,而大英帝国却驰骋世界达一个多世纪之久。历史学家的研究表明,1897年时,德国占据世界出口市场份额还比英国低了11个百分点,而到了一战前的1913年,这一数据下降到6个百分点。如果没有一战,德国的出口将在1926年超过英国。英国阻止德国挑战其世界市场份额,造成英德矛盾不可调和。正是这种世界市场份额的争夺,引发了帝国主义间的矛盾,最终酿成战争。

    在各国纪念一战的同时,不少西方政客、学者将历史与当下进行比较、联系,认为当前的国际环境和一战爆发时有诸多相似之处,或引发升级版的一战,而美国及其重要贸易伙伴中国则分别扮演着一战前英国与德国的角色——一个是老牌帝国,另一个是新崛起的经济力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1月出席达沃斯经济论坛时甚至妄称,中日间的紧张关系就像一战前的德国和英国。这种简单的类比,不但不顾中国珍视、守护和平的现实,而且极具挑动性,是非常危险的。有句俄罗斯谚语说得好——忘记过去,失去一只眼睛;沉溺于过去,失去双眼。

    四、战争迅速发展成总体战

    大战爆发时,德国首相贝特曼—霍尔韦格如此表态:“哦,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更多的人则认为,在1914年,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丘吉尔曾这样描述民意——“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各国对物质繁荣还不满足,热衷于内部和外部争持……大家几乎可以确定,世界想吃点苦头。显然各地的男人们都渴望冒险”。

    与此同时,现代交通和信息的发展(铁路、公路网的萌芽,尤其是电报和印刷机的使用),不仅远没有实现四海之内皆兄弟,反而加深了分歧。这样,社会变革与科学技术的发展,使这场欧洲列强的厮杀最终演变成一场世界性的战争。欧洲之外的国家参战,尤其是1917年美国的参战和广大亚、非、拉海外殖民地国家的参战,使这场战争真正变成世界大战。

    五、欧洲淡出世界舞台中心

    “全欧洲的灯光就要熄灭了”,一战爆发时,人们这样感慨。的确,欧洲作为世界的灯塔自从一战爆发那天起,就一去不复返了。

    一战彻底击碎了欧洲中心论,尤以大英帝国的衰落为代表。原来为世界金融中心及世界霸主的英国,在战后虽然领土有所增加,但其对领土的控制力却因战争的巨大伤亡与物资损失而削减,而其经济亦因战争大受影响,出现严重衰退。

    作为欧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