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社科网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欧盟的内外焦虑与未来走向
编辑:王 战 | 文章来源:http://www.rmlt.com.cn | 更新时间:2021-03-16 16:03:00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了整个欧洲,使欧盟一体化进程中存在的诸多矛盾显现,权能的增加和数量的扩张加大内外部的不平衡。战略分歧、主导权争夺和利益纷争成为内部焦虑的主线。跨大西洋联盟前景、北约驻军和军费问题、美欧经贸合作和军事防务分歧构成外部焦虑的原因。中欧一直是合作大于竞争,双方在疫情防控、复工和全球供应链等领域的合作是给世界的定心丸,也是化解欧盟焦虑的良药。

  欧洲一体化为欧洲提供了长达70年的繁荣。但近年来,欧洲陷入了“危机的十年”,欧洲经济也经历了“失去的十年”。与此同时,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了整个欧洲,欧盟一体化进程存在诸多矛盾。美国《大西洋》刊发的《大流行的地缘政治余震正在到来》文章称,西方国家不只担心新冠疫情卷土重来的风险,地缘政治领域的第二波疫情也已开始让西方领导人担忧。

  欧盟内部的焦虑

  欧盟内部有着多种不同的焦虑。低迷的经济伴随着发展不均衡拉大内部的裂痕。英国脱欧、民粹主义抬头和放任的自由经济等加剧了内部矛盾。版图的扩张形成西北欧与东南欧在权力分配上的不平等、重大议题上的意见不统一。欧美的内生动力被大大地削弱,一体化进程变得遥遥无期。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了整个欧洲,势如散沙的欧盟国家无法形成合力团结抗疫。

  经济发展不平衡。煤钢共同体开启了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欧盟自成立以来一直与美国共同主宰着世界贸易,在全球扮演着政治、经济和军事领袖的角色。成员国在不断增加,制度也在不断完善,经济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欧洲。1980年以来,希腊等国家为振兴经济、完善福利制度加入欧洲统一市场。但欧洲在经济危机影响下一直处于低增长或负增长状态。欧洲央行为破解困局而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其效果却差强人意。希腊为代表的南欧诸国对欧盟委员会的政策不满意,因为结构调整偏向于经济大国,无法对冲小国的财政赤字,反而把过高的成本转嫁给弱小的债务国,造成欧盟的内部尤其是弱小国家的经济恶化和失业率上涨。欧盟一直倡导市场开放的原则,一体化确实刺激了经济增长和科技创新。但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分享到开放市场的红利。利益分配呈现出两极化状态,而造成“输家”和“赢家”的格局,再一次加大欧盟内部的分裂。英国脱欧的原因之一也正是不愿意被“输家”所拖累。今天的欧洲处于经济停滞、失业率攀升、难民问题积重难返的状态。对于结构性的缺陷,各党派或政治领袖拿出的解决方案或是差强人意或是众口难调。而英国的脱欧助长“疑欧”和“反欧”的苗头。面对法国国民阵线和德国选择党的支撑率大幅上升,主流政党却束手无策。右翼团体在欧洲异军突起,民粹主义一度席卷欧洲,一体化进程前途未卜。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治理机器的失灵让欧盟的焦虑一触即发,民粹主义在政治操手的推动下逐渐形成规模,加剧了欧洲的政治动荡、经济停滞和社会对立。负面因素的叠加让欧盟的裂痕越来越大,焦虑越来越严重。

  权力分配不均。东欧位于欧亚交汇处,是历史上博弈的战场,今天则成为欧盟与俄罗斯的缓冲地带。绝大部分国家在东扩战略的诱惑下加入欧盟,成为一个重要的战略支点。东扩给欧盟带来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同时增加了其内部流动性。在一体化的进程中,欧盟的政治、经济、司法和外交等权力不断强化。但是中东欧和“老欧洲”的权力分配不平等则加剧相互间的矛盾,东欧地区似乎成为一体化发展的阻力。为实现一体化的目标,欧盟规定加入国必须将部分国家主权让渡与欧盟,同时享有平等的权力。但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欧盟的话语权在实际操作中一向由少数几个大国把控。欧盟的初衷是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位于东欧的原华约成员因此才积极回应东扩政策,虽然版图扩大了,但权力仍然由德法少数大国控制,垄断的局面无人撼动,在处理各项事务时会出现权力配比的畸形,为冲突埋下隐患。实力至上的分配机制导致欧盟内部形成“核心—边缘”的二元结构。西欧和北欧牢牢占据圈内的核心,而南欧和中东欧则位于边缘或圈外,话语权从内到外层层递减、逐渐弱化。当欧盟商议某些政策时,作为“弱势群体”的东欧或南欧国家只要涉及到本国利益就会无例外地对主导话语权的大国表示反对。固化的态势逐渐导致矛盾不可调和,加大欧盟内部的撕裂。源于政治和社会的双重危机越来越成为“新常态”,究其原因,则是权力分配不均。英国脱欧、债务危机、难民问题一度引发外界对欧盟是否会分崩离析的忧虑。尽管其未来目前无法判断,但这种局面确实给一体化进程开出的是负面清单。

  内部“有机团结”。欧洲共同市场的目标是共享一体化的红利,但实际上责任共担远远大于利益共享,很多国家有着较大的心理落差。欧债危机打破欧盟内部的力量平衡,导致部分国家对一体化的看法悄然改变。欧债危机和英国脱欧让欧盟意识到强推一体化的进程会欲速不达,便提出“多速欧洲”的建议。其实质是大国或强国根据“能者多劳”的原则,在防务、安全、税收和福利等领域先行先试,以实现“多速”发展。但是这种方案值得商榷,因为它会造成更多的质疑和更大的猜忌,一体化的认同和好感会大打折扣。

  欧盟外部的焦虑

  变局下的世界格局此消彼长,新兴经济体的快速上升加剧了欧盟的焦虑。美欧关税摩擦不断,欧洲的数字税剑指美国,后者则继续加码,拿出对等的报复举措。美德在北约防务预算及德俄关系方面存在严重的分歧,马克龙发出“北约早已脑死亡”的感慨。欧盟在中东、非洲及印太地区的政策处于战略调整期,其结果和影响目前不得而知。

  北约防务局势不明。军事在地缘政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二战后的欧洲放弃自我军事防护战略,主张双赢的外交手段,如遇争端则诉诸国际公法寻求解决。为防止华约集团的威胁,与美国共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集体防务地区的和平安全。西欧在美国羽翼的护佑下实现了经济高速发展,一跃成为世界发达国家,北约的作用功不可没。欧洲议会2019年公布的报告能够说明对于北约防务态度的变化。尽管部分欧洲人仍然希翼北约继续保证欧洲安全,但55%希翼组建自己的军队,68%要求加强防务一体化。组建一支欧洲防务力量是个浩大工程,面临成本、风险和效果等诸多问题。苏联解体后,东欧失去共同的敌人,乐观地认为不再会有战争,便解散国防军事力量,从而形成了真空地带。相邻的俄罗斯和土耳其却在不断强化国防力量,构成了地缘战略的竞争对手。美国的“退群”让欧盟不得不重新审视东欧地缘政治安全与风险,但后者是继续支撑北约还是追随欧盟防务是个未知数。

  东欧的不确定性使北约面临重大威胁。保持北约还是新建欧洲防务,要看俄欧关系的发展。马克龙于2019年在G7峰会前与普京会晤,默克尔于2020年访俄推动“北溪-2”都是好兆头,却因为俄反对派代表纳瓦利内疑似中毒将向好的关系拉回原点。德国表示不排除将“北溪-2”列入制裁名单,法国则推迟法俄安全合作委员会会议。俄欧关系看似回暖,实则暗流涌动。欧盟与白俄罗斯因大选闹得不可开交,俄罗斯站在白俄罗斯一边给俄欧关系的破冰增添了变数。

  中东、非洲的战略调整。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2020年3月在布鲁塞尔提出欧盟对非洲的新战略。据欧盟资讯网分析,欧洲对非政策要进行重大调整,从经济援助向政治合作转变。昔日的援助对象要升格为现在的合作伙伴,从而打造一种新型的欧非战略伙伴关系。非洲长期以来被欧盟视为最重要的地缘战略地区之一。欧洲通过持续投入大额经济援助来介入非洲安全事务。疫情下的欧洲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有点自顾不暇、力不从心的感觉,另外“南北”贷款分摊的矛盾也一直悬而未决。对欧盟而言,加强对非援助还是维持现状一时难以决定,但打压竞争对手、保持优势则是欧盟必须面对的问题。

  欧盟近几年在中东地区频频发声,介入力度加大,似有刷存在感之嫌。其背后有着利益的考量和安全的考虑。在东地中海地区,土耳其与希腊、塞浦路斯长期不和,积怨颇深。近期因为开发东地中海的资源而产生纠纷,大有冲突一触即发之势。土耳其政治、经济和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穆拉特·耶希尔塔认为,继续发展下去则会造成地缘政治复杂化,埃及和以色列等国也将不可避免地被牵扯进来。按照目前的发展状况,东地中海或将成为政治、经济和军事纷争的高发区,成为欧盟全球地缘战略的重要地区。

  印太地区的二元性。最近,印太地区成为世界的热点,欧盟在该地区的战略也明显升级,希翼通过与该地区合作降低或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印太其实是一个“泛印太”概念,它包含了太平洋、印度洋沿线的国家和地区,中美两国也在其中。欧盟把对华政策放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战略空间中考虑,一方面希翼继续与中国开展合作,另一方面打算深化和拓展与东盟、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关系,实现其战略平衡或再平衡的目的。

  欧盟认为21世纪的全球政治和经济重心将移至印度洋和太平洋,因此要前瞻性地提前布局,为今后参与该地区的建设打基础,以便将来分享亚洲经济增长的红利。欧洲提出了较为宏大的目标,做的是长线投资,如多元的国际关系、畅通的公海航线、开放市场和自由贸易、数字的互联互通、气候保护和生态保护等,并强调加强双边或多边关系,强化区域安全合作,坚持共同价值理念。

  欧盟在亚太地区的表现具有较强的政治色彩,声称要为国际准则的全面落实尽一份力量。不过,它并不希翼印太地区有霸权主义存在,极力反对两极对峙。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会影响多元化的伙伴关系,损害欧盟在此的利益。在核心技术和数字化领域,欧盟积极推动印太地区国家与东盟签订包容性的、可持续的自由贸易协定。在变局下的今天,全球价值链将在这里集聚,印太地区会成为世界的热点与大国博弈的场所,也或将成为冲突纷争地区。

  中欧合作是化解欧盟焦虑的良药

  中国和欧盟是欧亚大陆的中流砥柱。中欧在全球战略、气候变化、“一带一路”等议题的合作或将有助于化解欧盟的焦虑。中国和欧盟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无论是过去还是今天,合作一直大于竞争。尤其在全球受疫情冲击的今天,双方必须本着互利共赢的原则寻求更加深入的合作。中欧领导人于2020年9月正式签署了《中欧地理标志协定》,将中欧地区100种具有地理标志的地方名产纳入名录,此协定几乎涉及所有欧盟国家,代表着中欧双方认可对方的食品安全,将会把双方质量卓越的农产品带入到寻常百姓的家中。经贸合作是重点领域,中欧双方加大开放市场和推动自由贸易的力度,以重启疫情造成停滞的经济。2020年12月30日,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交织的背景下达成的重要双边投资协定,“后疫情时代”的中欧经贸合作对促进中欧关系发展意义重大,为维护世界和平繁荣产生积极的影响。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欧合作的行动指南,既是经济和发展的加速器,也是和平和安全的稳定器,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高度契合。欧盟大部分国家认同“一带一路”倡议对欧盟的外交、经济和安全等领域具有较大影响,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关键领域的投资将助力欧洲发展。从地方到国家、从国家到欧盟机构、从商界到学界、从学界到政界,愈来愈多的欧洲人相信“一带一路”倡议将给欧洲发展和中欧合作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将强有力地拉动中欧合作。

  后疫情时代的国际社会即将面临一场变革,全球的公共卫生合作将对世界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式等领域产生重要影响。中欧一直是合作大于竞争,双方在疫情防控、复工和全球供应链等领域的合作是给世界的定心丸,也是化解欧盟焦虑的良药。

  (编辑为武汉大学外语学院中法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法国研究中心教授、博导)

 

http://www.rmlt.com.cn/2021/0220/608203.s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