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贾瑞霞:对利比亚局势的一些思考

    201155,在与“利比亚联络小组”会谈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发表声明,强调“国际社会的一致”与尽快解决利比亚危机的决心。欧盟强调与联合国、阿盟、非盟、伊斯兰会议组织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进行紧密合作。其后,阿什顿在斯特拉斯堡对欧洲议会发表讲话,表示欧盟将在班加西开设办公室,向反对派提供卫生、教育以及安全部门改革的帮助。

    但现实并非是“国际社会的一致”。至少目前俄罗斯、中国等不在阿什顿女士表述的“国际社会”之内。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谁代表国际社会,国际社会又被谁代表了?欧盟内部也不是一个声音,比如德国、保加利亚。所谓的“国际社会”仅指“利比亚联络小组”吗?依靠武力促进“民主”?欧盟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再次受到了挑战。

    在“国际社会”军事打击屡遭诟病的情况下,如果卡扎菲政权与反对派长期僵持、纠结,造成利比亚乱象长期持续,会不会给基地组织甚至别的极端主义可乘之机呢?如果君主制在伊斯兰世界受到“民主”运动的冲击,阿拉伯国家的君主们是否愿意看到自己如卡扎菲一样被“国际社会“抛弃呢?近日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扩容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2010511,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突然造访班加西,表示欧盟承认利比亚反对派临时过渡委员会是“合法的对话者”并赠以医疗援助。众所周知,目前法国、意大利已经承认反对派是利比亚的官方代表;波兰以及其他欧盟成员国没有完全承认反对派,同时也没有断绝与卡扎菲政权的外交关系。

    波兰外长的班加西之行意义可谓重要。其一,这是自从今年2月利比亚开始动荡以来,首位来自“利比亚联络小组”成员的高级政府官员;其二,波兰从7月起将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坚持欧盟外交政策的“共同声音”是其重要职责之一。

    波兰外长对反对派领导人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尔表示,解决利比亚危机的唯一方案是卡扎菲离职、启动使利比亚走上民主的制宪进程。大家可以理解为,即使卡扎菲一时下不了台,反对派也应该启动制宪进程,另搭利比亚“新炉灶”。

    随着7月的临近,波兰也需要极力减轻外界认为其担任欧盟轮值主席期间,将高度重视东部伙伴关系而漠视北非问题的印象。作为北约成员,波兰却拒绝参与联军打击卡扎菲的军事行动。而且波兰还要考虑内政因素,图斯克总理面临10月的议会大选,如果承担更多的海外军事义务,会增加选举中的不利因素。作为执政党的现任外长,为本党参加议会选举提供外交支撑也是必然的。

    当阿拉伯世界陷入分裂令美国头痛的时候,欧盟也不会毫无感应。西科尔斯基外长的班加西之行,表明波兰非常关注欧盟轮值主席的全球外交作用。波兰愿意借欧盟轮值主席之机表现一下无可厚非,国际社会也期待着利比亚僵局的早日解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