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深度讨论:如何看待2015年英国大选

时间:2015年5月18日

  江时学:首先要感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和金玲博士在百忙中参加大家的讨论。期待已久的英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首先请各位谈谈此次大选的特点。 

  崔洪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此次大选的看点很多。比如,这成为了一次两大公投之间的选举,地方分离和英欧关系等宪制问题成为重要背景,地方问题、国家治理和对外政策等诸多重大问题交织。又比如,英国政治生态进一步变化,议题性、地方性政党崛起,这集中表现在第三党倏兴倏灭的急剧变化上。再比如,这仍然是一次危机背景下的选举,民生和增长问题仍然是各方的主要关注点,尤其是相对于外交议题的压倒性。民族主义下的孤立主义成为目前英国政治的主流。

  金玲(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此次英国大选的主要特点首先表现在其发生的背景上。近年来,围绕欧元区经济治理改革、移民以及移民福利问题,英国与欧盟摩擦不断。英国保守党政府在面对独立党的压力下,对欧盟立场强硬,卡梅伦也表示在连任后,2017年底进行公投。因此,当前来看此次大选最大看点是其给英国与欧盟关系以及欧盟下一步改革带来的不确定性。第二大特点是英国政党碎片化的程度没有外界想象的严重。选举前民调显示英国的小党会成为“主要决定力量”,但选举结果表明英国基本维持了两党主导的局面,虽然与英国选举制度本身不利于小党胜出有关,也反映了英国选民在国内选举中的理性和务实态度。第三个特点是此次选举,政党辩论的议题中,鲜有讨论外交议题,表明在危机背景下,增长和就业的优先地位,也一定程度上反映英国对外政策的内向性趋势。

  赵晨(社科院欧洲所政治研究室副主任):总体来看,英国选民做出了现实主义的选择。当然,大家也不应过于低估英国工党的成绩。毕竟英国实行的是简单多数选举制,领先1%的选票,就可以让保守党全赢某个选区的议席。在选举之前的民调显示,工党和保守党只差1%,但这关键的百分之一的选票,在这种选举制度的放大之下,就直接造就保守党的大胜和工党的大败。此外,此次大选工党和保守党,两大主流政党也有互相借鉴的地方。工党是“蓝色工党”,艾德?米利班德强调家庭、信仰、工作等有保守党标签的价值观,而卡梅伦的保守党则被称为“红色托利”,提出了一些类似左派的政策主张。

  张磊(社科院欧洲所政治研究室助理研究员):2015年英国大选已经落下帷幕,选举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在选举日益临近之时,大多数民调和学者的预测模型显示:保守党和工党的竞争将异常激烈,选票非常接近,大选后组出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较大。例如几位英国学者的预测模型显示产生悬浮议会的可能性为68%。但是最终结果却是保守党获得了超过半数的议席,可以独立组阁。

  极右翼政党近期在多个欧洲国家崛起。英国独立党在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过保守党和工党,成为英国获得选票最多的政党。但是,英国的国内议会大选与欧洲议会选举实行不同的选举制度,小选区制(650个选区)和多数制(First-Past-The-Post)使得小党虽然在民调中能获得不少支撑,但是在最终选举中获胜得到议会议席却非常困难。此外,选民将国内议会大选视为“一等选举”,而欧洲议会选举则是“次等国内选举”,在两类选举中会采取不同的投票策略。因此,英国独立党却很难在此次国内议会大选中获得较多席位。此次选举结束后,英国很有可能出现新一轮要求改革国内议会选举制度的呼声。

  李罡(社科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本次英国大选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卡梅伦联合政府亮丽的经济成绩单成为保守党获胜的王牌。大选还体现了英国政治三个方面的变化:第一,本次大选保守党开始独立组阁,结束了英国65年以来第一个联合政府;第二,鼓吹脱欧的独立党惨败,只获得了一个席位,表明脱欧并不是英国的主流民意;第三,苏格兰民族党崛起,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党,说明苏格兰地区的民族认同感增强。

  江时学:欧洲债务危机曾对欧洲国家的选举产生重要影响,从而使绝大多数执政党谋求连任的努力都未成功。记得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当年曾说过:“大家都知道如何改革,但都不知道如何才能连选连任。”默克尔和卡梅伦或许是例外。为什么英国大选前媒体、学者和分析人士对此次英国大选所作的多种多样的预测很不准确?卡梅伦取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崔洪建:英国大选可以用“完胜”来形容保守党在选举中取得的胜利:过半数的议会席位和由此而来的单独组阁权力。这与选前民调显示出的选情胶着反差很大,也让之前有关“悬浮议会”的担忧和对“联合政府”的种种猜测落空。尽管号称“二战结束以来最难预测”的此次选举以“保守党取得20多年来最具压倒性胜利”的结局收场,多少有些让人感到意外,但一切又在情理之中:毕竟对于当前的英国来说,经济的持续发展才是硬道理。

  从选前的基本面来看,保守党要想胜选连任的最大优势就是其执政期间取得的经济成绩。卡梅伦政府执政五年来,英国的人均GDP提高了4.8%,经济已恢复到危机前2008年时的水平,经济增速在发达经济体中名列前茅。政府削减财政赤字的努力也获得回报,英国结构性财政赤字的GDP占比已经由2010-11财年的3.9%下降到2014-15财年的2.1%,失业率也从2010年时的接近8%降低到2015年初的5.6%,这在平均失业率达两位数以上的欧盟绝对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政绩。反观工党的竞选主张,它拿不出比保守党更为切实有效的经济政策,只能祭出其传统法宝:指责政府未能促进社会平等,因此要通过增加对高收入者征税来“济贫”。这一主张不足以让中下阶层放心却足以使中上阶层忧心忡忡。结果是,英国民众用选票选择了继续保持增长、开放和灵活的政府,而非更多民族主义色彩、有可能导致增长停顿的主张。

  金玲:英国大选尘埃落定,保守党出人意料地获得了绝对多数,得以单独组阁,是继德国之后,第二个得以连任的执政党。

  在国内选举中,经济和就业永远是选民最为关注的议题。债务危机以来,欧盟成员国所经历的选举,除了德国和英国之外,其他所有政府都未能实现连任,主要原因都是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挽救经济颓势。相比之下,英国经济在保守党执政期间无论是增长,还是就业都有不错表现。2014年最后一季度,英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第二季度联合政府最初执政时期增长4.8%,比2009年第三季度的"大萧条"时期增长6.2%。2015年2月,英国16至65岁间的人口就业率为73%,稍高于危机前峰值。整体失业率占劳动力人口的5.6%,远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

  张磊:保守党执政几年内致力于恢复英国经济,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得到了不少选民的肯定。此次该党竞选纲领的标题为“强有力的领导、明确的经济计划、更加美好和安全的未来”。保守党指出工党使英国经济衰退,而保守党则使经济复苏,自2010年以来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保守党要在下一个五年任期之内清除财政赤字,使英国到2030年代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经济体。保守党还提出要建立更加公平的福利体系,保护和改善国家免费医疗系统。从竞选纲领可以看出,保守党既致力于复苏经济,又在左派政党擅长的福利领域做文章。而工党却并未提出行之有效的替代方案。

  李罡:适当的宏观经济政策和良好的政策效果为卡梅伦政府增色不少,也为保守党再次当选赢得了选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和诸多不利于经济复苏的因素,卡梅伦政府不断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实施了以促增长为核心的反危机措施,并取得了良好效果。在全球经济下滑、欧元区经济未能持续复苏的背景下,英国经济呈现出持续向好的趋势, 宏观经济持续复苏、就业形势持续向好、财政状况持续改善。良好的经济形势是卡梅伦成绩单上的亮点。

  卡梅伦上台伊始,英国的财政赤字和债务问题十分严重。为了降低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比重,卡梅伦在上个任期内采取了削减福利支出、限制公共部门工资上涨、严厉打击逃税漏税现象等措施。这些紧缩政策在改善财政状况方面效果明显。英国的财政赤字压力大大降低。根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的预测,至2018/2019财政年度英国财政收支将达到平衡,2019/2020财政年度英国财政收支将出现230 亿英镑的盈余。英国公共债务虽然呈上升趋势,但增幅不断下降。作为非欧元区国家,英国在财政政策空间有限的情况下,积极使用降息、量宽等扩张性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同时,还采取了刺激中小企业投资和房地产市场的政策。这些政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紧缩政策对经济增长产生消极影响。英国经济虽然面临着生产率下降、居民信贷比重过高、青年失业率高企、地区发展不平衡等隐忧,但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英国经济复苏较为强劲,可谓一枝独秀。值得一提的是,代表富人阶层利益的保守党,在紧缩财政削减福利的同时,还提出了“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强调改善民生的重要性,这也为保守党赢得了中低收入阶层的选票。反观工党,面对持续低迷的欧洲经济和英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工党并没有提出与保守党特别不同的经济政策纲领,没有赢得选民的心。

  江时学:这一次大选之所以引人瞩目,主要是因为卡梅伦曾在2013年初表示,如果保守党能取胜,英国将在2017年就英国是否退出欧盟进行公民表决。你们如何预测未来英国与欧盟的关系?如果举行公投,英国人会选择退出欧盟吗? 

  李罡:卡梅伦再次当选后,人们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脱欧公投与英国会不会脱欧的问题。其实,英国并不想脱离欧盟而失去统一大市场的诸多好处。脱欧公投一方面是保守党迎合部分选民的策略,另一方面也是英国与欧盟的利益博弈,英国想以此来赢得在欧盟中更大的发言权和更多的利益。因此,即便进行脱欧全民公投,公投结果很可能是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内。

  江时学:为什么? 

  李罡:原因很简单,退出欧盟将对英国的贸易、投资、金融等经济部门和劳动力市场产生消极影响,这些消极影响相互叠加将对英国经济增长极为不利。首先,欧盟是英国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退欧将导致英国贸易额的下降。其次,退出欧盟将威胁伦敦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引起外资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外迁潮。再次,退欧将导致在英FDI外逃。英国一旦退出欧盟,英国将失去统一大市场的优势,商品、劳动力、技术流动将受到限制,外国企业的生产经营成本将会提高,可能会将企业迁往其他欧盟国家。最后,退欧将导致英国劳动力流动受限和人才流失。

  张磊: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一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仅英国民众关注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而且其他成员国以及欧盟机构都对此非常关注,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将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作为一项工作重点,表示要妥善回应英国的各项诉求。

  保守党继续执政,将兑现对选民的承诺,于2017年进行全民公决,甚至有可能提前进行全民公决。有评论指出,即使全民公决真正举行,届时卡梅伦会劝说英国人民继续留在欧盟。

  江时学:能否先容一下英国的民调情况? 

  张磊:一项自2004年就开始每月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大约45%-50%的英国民众支撑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同时大约45%-50%的民众反对,不同时期民意略有波动,但总体上支撑占据多数。2009年之后,情况发生变化,反对的呼声不断增强,尤其在2010年大选后更是攀升。然而,民意调查数据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反对人数逐渐下降。到2015年3月,大约44%的民众支撑欧盟成员国身份,40%的民众反对。因此,有学者指出,虽然全民公决现在看来不可避免,但是最终结果英国人民会选择留在欧盟。

  江时学:但是应该注意到,两种意见的百分比相差不大。 

  金玲:保守党的连任会加剧英国与欧盟机构以及其他成员国之间围绕欧盟发展问题的博弈。尽管英国独立党的惨败表明民意并不支撑“脱欧”,但卡梅伦政府在欧盟问题上的“麻烦制造者”形象,无疑为其在大选中加了分。目前,公投已经不可避免。新政府势必利用“公投”压力,施压欧盟改革。英国的主要诉求包括严格欧洲范围内移民获取福利的规定、欧元区和非欧元区之间的平衡、成员国议会在欧盟立法中的作用以及欧盟是否应该走向更加紧密的联盟等。上述诉求不仅会增加英国与欧盟机构之间的矛盾,也会导致与法、德之间的紧张。卡梅伦深知英国留在欧盟符合国家利益,如何玩好“公投”和“欧盟改革”两张牌,实现英国利益最大化,考验新政府的智慧。

  英国与欧盟的关系面临考验。保守党的连任会加剧英国与欧盟机构以及其他成员国之间围绕欧盟发展问题的博弈。尽管英国独立党的惨败表明民意并不支撑“脱欧”,但卡梅伦政府在欧盟问题上的“麻烦制造者”形象,无疑为其在大选中加了分。

  目前,公投已经不可避免。新政府势必利用“公投”压力,施压欧盟改革。英国的主要诉求包括严格欧洲范围内移民获取福利的规定、欧元区和非欧元区之间的平衡、成员国议会在欧盟立法中的作用以及欧盟是否应该走向更加紧密的联盟等。上述诉求不仅会增加英国与欧盟机构之间的矛盾,也会导致与法、德之间的紧张。卡梅伦深知英国留在欧盟符合国家利益,如何玩好“公投”和“欧盟改革”两张牌,实现英国利益最大化,考验新政府的智慧。

  江时学:金玲博士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即英国与欧盟在未来会如何讨价还价。但愿未来的欧盟不是一个没有英国的欧盟。

  大家知道,在这一次选举中,苏格兰似乎也是一个“亮点”。请你们说说,未来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崔洪建: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地区独大并崛起为第三大党,将使苏格兰独立问题在公投结束8个月后重回英国政治议程。苏格兰民族党几乎将工党势力完全逐出了苏格兰,这是导致后者落败的重要原因,同时也意味着苏格兰地方已完全由地方性的民族主义政党掌控。苏格兰独立问题并未因公投结束而消失,反而通过此次选举而被进一步放大。要想将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的政治版图之内,卡梅伦的新政府将在未来面临艰难的政治博弈。其次,主张“即刻脱欧”的独立党败选使得极端势力受挫,但就“英国是否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决的承诺,随着保守党的获胜而即将成为现实。除了全民公决本身难以控制和预料的因素外,保守党在这个问题上要面对的主要是来自党内的分裂,这将至少在未来两年来消耗掉卡梅伦政府大量的执政精力和资源。

  金玲:苏格兰独立问题仍将是新政府需要应对的“麻烦”。2014年苏格兰公投影响继续在大选中发挥作用,苏格兰民族党几乎完全将工党从其传统的票仓驱逐,斩获了苏格兰选区中59个席位中的56个,表明苏格兰独立问题并未随着公投的结束而了结,会继续成为卡梅伦新一届政府需要应对的问题,如何实现苏格兰公投前承诺的权力让渡,将决定苏格兰问题的走向。

  江时学:应该注意到,网上一些文章有误,说苏格兰民族党获得了58个席位。实际上是56席。路透社中文网也错了。

  赵晨:此次英国大选,工党比保守党少赢了100个议席,这是30年来工党的最差选举战绩。从选区来看,工党输掉了苏格兰,也输掉了英格兰。在苏格兰,工党丢了40个议席,只获得了1席,都输给了苏格兰民族党。苏格兰民族党前所未有得获得英国议会中59个苏格兰议席中的56个。苏格兰原来是工党的传统票仓,布莱尔在20世纪90年代曾为了保住苏格兰的工党选票,推行权力下放,给以苏格兰很大的自治权,从而为工党赢得苏格兰人民的支撑。但是时至今日,苏格兰的民族主义意识已经上升到超出工党的让步和妥协极限的程度,去年苏格兰公投就险些让苏格兰独立,此次大选苏格兰人民更是直接将选票投给了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

  英格兰是最重要的战场,工党本来想从保守党手中抢回80个议席,结果只比保守党多抢了4个。工党在英格兰之败有三个原因:

  第一,它的目标群体定位过于狭窄。工党力求争取年轻人和工人阶级的支撑,它利用年轻人对保守党削减财政开支,增加大学学费的不满,并从英国贫富两极分化日渐严重的现实出发,提出减收学费,提高最低工资和工人收入,恢复高收入者50%的所得税以及征收豪宅税等措施,但是这些竞选政策并没有获得中产阶级的认同,中产阶级注重减税和就业问题,保守党促进经济增长的一系列举措正好符合他们的切身利益,选举结果正是游移不定的中产阶级给了工党致命一击。

  第二,工党背负了更多的“负资产”。布莱尔和布朗两任工党政府推行的“第三条道路”不仅没有让英国变成一个更加“均贫富”的社会,反而使当时的英国政府背负上沉重的债务,2008年的金融危机冲击下,英国经济曾陷入泥潭,选民没有忘记工党政府的这些“过错”。米利班德提出的增收富人税等左派措施,法国的奥朗德政府也实行过,但结果证明法国的这种改革并没有取得很好的经济和社会绩效。反而是执政的保守党在过去五年让英国保持了发达国家中罕见的经济增速,吸取了大量外资,也降低了失业率,这样选民更愿意相信一个已经“在路上”的政党执政。

  第三,卡梅伦也推出了灵活的实用主义的保守党政纲,比如将遗产税免税额增至100万英镑,卡梅伦说:“遗产税是设计来给富人多缴税的,中产阶级家庭不应该缴这笔税。”随着英国房地产价格的上涨,越来越多的英国中产阶级的资产总额也达到了100万镑,这种向左的政策调整得到了中产阶级的拥护。

  张磊:苏格兰问题将是未来卡梅伦政府面临的一项挑战。在竞选纲领中,保守党就阐述了关于权力下放的诸多承诺。比如,将通过新的苏格兰议案,给予苏格兰在卫生和社会福利领域新的权力,同时超过50%的苏格兰议会预算将由苏格兰承担。此外,保守党还表示,使英格兰议员对涉及英格兰的问题有否决权;实施与威尔士签订的协定,赋予威尔士议会更多责任。

  李罡:在本次大选中,苏格兰民族党赢得该地区59个议席中的56席,成为英国议会第三大党。苏格兰民族党的崛起可以说是去年苏格兰独立公投影响力的延续,是苏格兰与中央政府博弈后的政治成果,同时也说明苏格兰地区的民族认同在不断加强。但从另一个侧面看,苏格兰民族党议席的增加有利于苏格兰充分表达本地区的利益诉求,有利于苏格兰民族党通过政党间的沟通交流,达到让中央政府下放更多权力(特别是财政权)的目的。从这个角度看,苏格兰民族党的崛起可能起到缓解苏格兰独立倾向的作用。

  江时学:大家不会忘记,卡梅伦会见达赖后,中英高层关系“冷淡化”的时间长达一年半。卡梅伦的取胜将对中英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崔洪建:总的说来,我认为中英关系有望持续发展。保守党胜选意味着在未来五年内英国现有的内外政策将获得延续,甚至在少了执政伙伴掣肘的情况下,政策实施可以更为顺遂。近年来英国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其出口增长,尤其是中英贸易和投资的快速增长让英国在疲弱的欧洲市场之外赢得了机会。中英双边贸易额已从2010年时的637亿美金增长为2014年的800多亿美金,英国也位居德国之后成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英投资增长则更为引人注目,至2014年底,中国在英投资存量已达400多亿美金,英国已成为中国在欧洲最大的投资目的地。从经济增长中尝到甜头的保守党政府为继续“促增长、拼出口”,没有理由不延续其政策,继续推进中英在各领域的合作。

  当然,要保持中英关系发展的良好势头,保守党新政府还应该继续在一些问题上抑制“政治任性”的冲动。因为中英经贸合作的跃进主要得益于两国政治关系的修复和此后的稳定,英国新政府有责任、也应该有能力继续保持中英关系良好的政治环境。

  江时学:“政治任性”这个词汇很好听。 

  赵晨:保守党获胜可以保证当前中英关系的延续性和连贯性,也消除了习主席在2015年10月份访英的英国国内政治的不确定性。此外,保守党一党执政,工党和绿党等重视环保议题的政党无法参与组阁,也对中法在英合作建设核电站的项目工程有利。

  李罡:2004年中英关系由“全面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回顾十多年来双方关系的发展,双方虽然在价值观念、人权、西藏等问题上存在分歧,但总体来看,中英之间合作领域不断扩大和深化。英国是与中国建立最为完备高层交往机制的欧盟国家,中英之间已建立中英总理年度会晤、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中英战略对话、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四大高层交往机制。中英关系已进入稳定发展阶段,大选不会影响中英关系的发展方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英关系呈现出的基本特点是:经贸关系发展迅猛,成为中英关系的压舱石和稳定器;由于意识形态、价值观、学问等方面的差异,双方在人文交流、全球治理等方面的合作还不够深入。因此,今后中英关系发展的方向是在保持经贸关系稳定发展的同时,深化双方人文交流和加强政治互信,促进中英关系的全面可持续发展。

  江时学:感谢大家发表了许多高见。英国大选结束了,但还有3个重要的问题有待大家观察: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何去何从,英国与苏格兰的关系何去何从,英国与中国的关系何去何从。未来大家的预测会准确吗? 

  (联系 江时学:jiangsx@cass.org.cn

  (联系 赵晨:zhaochen@cass.org.cn

  (联系 张磊:zhang-lei@cass.org.cn

  (联系 李罡:l-gang@cass.org.c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