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杨成玉:疫情冲击下的法国经济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法国经济经历了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衰退,2020年经济运行呈现出“上半年衰退、第三季度强势复苏、第四季度小幅下滑”的态势。疫情中,法国政府推出了大规模经济救助和复苏措施纾困产业、企业和个人,防范主权债务风险,积极实施产业链回迁战略,同时以经济复苏为契机引导经济向数字和绿色领域转型升级,以培育未来竞争力。长期看,法国经济面临来自疫情防控、减少财政赤字、改革劳动力市场、重塑竞争力等诸多挑战。当前法国疫情波折反复、变种病毒层出不穷、疫苗有效性和普及性有待观察,经济正常化短期内难以实现,经济复苏形势不容乐观。 

  关键词:法国经济;新冠肺炎疫情;经济衰退;纾困措施;经济复苏 

    

  法国在2020年成为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欧盟国家之一。法国为抗疫而反复实施的封城与宵禁措施导致消费低迷、供应链中断、失业率激增,财政赤字、公共债务等宏观经济指标进一步恶化。疫情给法国经济带来了剧烈冲击,2020年法国经历了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一、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法国经济  

  整体上看,法国的经济衰退发展与疫情形势同步。2020经济表现出上半年衰退、第三季度强势复苏、第四季度小幅下滑态势,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2020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即第一波疫情期间。第一波疫情时期法国付出了封城55天的巨大代价。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数据显示,上半年法国GDP同比下降12.4%,其中一季度环比下滑5.9%,第二季度环比下滑13.7%,创下战后以来的最大衰退社会经济活动下降了35受灾最严重的行业是建筑业,生产活动损失约四分之三;贸易、运输、住宿和餐饮服务业,产活动减少了约三分之二;制造业生产几乎损失了一半。就业岗位削减了71.5万个,第二季度失业人数出现24.5%的历史性增长。这些情况使得第一波疫情期间INSEE预测2020年法国经济同比衰退11% 

  第二阶段为第三季度的复工复产时期。法国疫情缓解并于511日解封,随即带动经济第三季度实现了一种强势复苏的态势在政府一系列复苏计划下,第三季度GDP环比增长18.5%89法国经济活动活跃指数仅比疫情前水平低5%。进口额恢复至同期水平的91%,出口额恢复83%。制造业、酒店、餐饮和建筑等行业复苏均好于预期。此外,第三季度法国政府提供了超过百万个就业岗位。因此,在第三季度末法兰西银行做出了较为乐观的预测,将2020法国经济增长预期调低8.7%20212022年法GDP将分别反弹7.4%3%,并希望2022年初恢复至疫前水平。 

  第三阶段为第四季度“二次疫情”时期。从10份开始法国疫情出现反弹法国全境从1030日起再度封城,并从1128日起开始阶段性解封和宵禁措施。法国经济在第四季度再次出现下滑,第三季度产生的乐观预期转为悲观。法国央行12月预计第四季度经济增速同比下降8%同时给出了降幅9%的全年预期,较9预测的8.7%更为悲观从数据看,除酒店和餐饮业外,“二次疫情”法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小于第一次。农食、药品和部分工业领域已接近疫前水平,但航空等交通运输业的经营情况仍不容乐观。根据INSEE数据显示,第四季度法国经济环比下降1.3%,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冲击远低于上半年的水平。 

  20211INSEE交出了2020年法国经济的“成绩单”。2020年法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8.3%失业率接近11%,达到历史峰值。从组成结构看,消费在四个季度的变化分别为-5.7%-11.6%18.2%-5.4%,全年下跌7.1%,对国内生产总值贡献度最大;投资的变化分别为-10.6%-14.7%24%2.4%,全年下跌9.8%,波动更为剧烈;经济活力下降造成的产能减少抑制出口,法国出口(-16.7%)所受影响要明显大于进口(-11.6%)。从经济增长动能看,消费、投资、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依次为-7%0.2%-1.5% 

  二、疫情中法国纾困措施及主要挑战 

  (一)推出大规模财政纾困措施 

  疫情中法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救助和复苏措施纾困产业、企业和个人,主要经济措施包括紧急救助、政府担保贷款、定向救助以及“法国振兴”计划。由法国经济措施一览表不难发现在第一波疫情期间,法国政府应对较为迟缓,主要根据经济受损情况“点对点”被动地出台政策,缺少协调一致,基本是“哪一个行业受损严重就针对性进行救助”。但到第三季度有序复工复产期间,法国出台的“法国振兴”计划瞄准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和未来竞争力,进行了主动的战略布局。第四季度第二波疫情暴发后,又开始出现较被动的情形,开始增加临时性的定向救助。纾困措施在实施对象上不仅包括了对企业、雇员的补贴,兼顾对旅游业、汽车业、学问传媒业、航空业等产业的定向扶持,此外还涉及对养老院、青年等困难群体的救助。   

1  法国抗疫经济紧急措施表

时间

类别

救助对象

金额

主要措施

3.17

第一批紧急救助

企业、雇员

450亿欧元

援助企业和工薪人员

4.9

追加紧急救助

企业、雇员

在原450亿欧元基础上追加至1100亿欧元

扶持企业和工薪人员,其中200亿欧元支撑20家大型战略企业,向中小企业贷款5亿欧元,80亿欧元用于医疗,

240亿欧元用于部分失业

3.17

部分失业补贴申请机制

雇员

截至610日共投入310亿欧元

政府支付正常情况下员工缴纳社保前毛收入的70%,或者净收入的84%,如果是最低工资标准的话则全额支付。涉及5万多家企业、超过1000万员工。

3.17

政府担保贷款

企业

3000亿欧元(610日追加至3270亿欧元)

延长中小微企业贷款的偿还期限

3.17

团结基金

中小企业

80亿欧元

减免中小企业3月到5月的社会分摊金和其他税负,目前已减免30亿欧元。对于固定成本超过营业额20%的企业,团结基金将覆盖固定成本的70%

5.7

定向救助

养老院

1.17亿欧元

——保障养老院员工薪资,5060万欧元;

——购置抗疫物资,5110万欧元。

5.14

定向救助(复苏计划)

旅游业

180亿欧元

——13亿欧元直接公共投资;

——延长旅游业员工部分失业补贴;

——提供国家担保贷款。

5.26

定向救助(复苏计划)

汽车业

80亿欧元(此外政府还承诺向雷诺提供50亿欧元国家担保贷款)

——购车补贴,私人用户、商业客户购买电动汽车可分别获得7000欧元、5000欧元补贴;旧汽车转换成污染较小的汽车也会获得政府补助;

——扩大基础设施,2021年前建设10万个充电桩;

——6亿欧元投资基金,法政府出资4亿欧元,雷诺、标雪各出资1亿欧元用于促进增长、创新及多元化;

——2亿欧元支撑基金,加速汽车业的多元化、现代化和生态转型;

——研发支撑,1.5亿欧元支撑未来汽车业创新和研发;

——推进本土化。

5.29

定向救助

地方政府

45亿欧元

支援地方财政。

6.5

定向救助

科技类初创企业、学问传媒业

25亿欧元

一次性救助措施

6.9

定向救助(复苏计划)

航空业

150亿欧元

——向法航注资40亿欧元并提供30亿欧元政府担保贷款;

——新飞机购置奖励,涉及数十亿欧元财政预算支出;

——10亿元中小企业股权资金

——3亿欧元基金,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和自动化转型的,以追赶同德国、意大利在此领域的差距;

——加速脱碳进程,推进氢燃料飞机研发,将飞机碳中和的目标期限从2050年提前到2035

——为避免企业裁员而对该行业延长部分失业措施。

7.23

青年计划

青年

65亿欧元

鼓励企业雇佣青年、促进学徒制发展、支撑技能青年就业、帮助无技能青年深造、关注就业困难青年、“一人一策”青年就业援助、扩大公共服务岗位

9.3

法国振兴计划

全国

1000亿欧元

旨在重振经济、推动再工业化、创造就业、加速生态转型

10.14

定向救助

受宵禁影响企业

10亿欧元

临时性措施,时限受疫情而定

10.29

定向救助

困难企业和商户

60亿欧元每月

临时性措施,时限受疫情而定

资料来源:编辑根据法国政府网站资料自制。https://www.gouvernement.fr/en/coronavirus-covid-19, last accessed on 1 December 2020.  

  93日法国公布了为期两年、总额为1000亿欧元的“法国振兴”(France Relance)计划具体方案,旨在重振经济、推动再工业化、创造就业、加速生态转型,力争法国经济在2022年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该计划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生态转型”,涉及资金300亿欧元,主要包括:110亿欧元用于发展交通业,其中47亿欧元拨付给法国国营铁路企业(SNCF)重建铁路货运;近70亿欧元用于建筑物能源改造,其中40亿欧元用于学校、大学等公共建筑物改造,20亿欧元用于居民建筑物改造;90亿欧元用于扶持企业进行能源转型,其中20亿欧元用于开发“绿色”氢能即非源自碳氢化合物的燃料;12亿欧元用于发展可持续农业与更健康的食品;3亿欧元用于加速自来水管网改造。第二部分主题为“竞争力”,涉及资金340亿欧元,主要包括:持续削减生产税,在2021-2022年总计削减200亿欧元;为微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提供30亿欧元的股权资本;2.47亿欧元支撑中小企业出口;2021-2022年向医疗保健、关键性中间产品、电子、农业食品和电信五个战略部门提供6亿欧元投资,以确保价值链安全;110亿欧元用于下一个“未来投资计划”(PIA);3.85亿欧元用于扶持小微企业和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65亿欧元财政措施刺激青年就业等。第三部分聚焦“协调发展”,涉及资金360亿欧元,主要包括:65亿欧元用于青年就业计划;通过长期性部分就业来构筑“防失业盾牌”(66亿欧元),增强国家就业基金中的职业培训职能(10亿欧元);52亿欧元用于支撑地方政府投资;60亿欧元用于改造医疗和社会护理机构,重组医疗服务并实现医疗领域的数字现代化。此外,法国政府还于20211月启动第四项未来投资计划。计划未来五年出资200亿欧元助力法国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其中,75亿欧元将用于支撑法国高等教育、科学研究与创新,125亿欧元用于支撑氢能、网络安全、量子计算、数字教育等战略性投资项目。该计划预算中的110亿欧元就来自于“法国振兴”计划。 

  在对疫情这一紧急事件对冲方面,法国采取了与德国等欧洲国家几乎相同的应对措施,如出台部分失业补贴申请机制、政府担保贷款、减免企业税费、成立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团结基金等,体现出法国经济较强的韧性和修复力,但也加剧了财政压力,为未来政策正常化形成了阻力。与此同时,纾困措施不仅着眼现在,还展望未来,一些较为系统的计划旨在以疫后复苏为契机加快实现经济的转型升级和塑造竞争力。 

  (二)实施产业链回迁战略 

  疫情使法国意识到维护经济主权、保持产业链安全等问题,也成为欧洲国家中最早开始针对性部署的国家之一,旨在重视产业重塑、战略产业、供应链安全,引导医药、医疗、新能源、高科技等战略产业回迁,实现自给自足。为了降低对外依存度,法国政府设置支撑企业回迁本土的专项基金,用于帮助战略性企业的产业链回迁。20207月,法国国家采购委员会和普华永道列出了可能需要回迁法国的113类“敏感”和“高风险”产品清单。其中,58项产品被列为“需要”和“优先考虑”回迁法国,例如,对于外科手术机器人、可回收包装、金属3D打印等产品,需要在法国建立新的生产基地;对于供电发动机、耐火制品等产品,则需要从产业链较成熟国家或地区回迁法国。58项产品被赋予“优先”级别,年进口额约1150亿欧元。目前,回迁政策主要集中在四个战略领域:生物医药、食品加工、电子、重要工业原材料以及核心中间品产业。 

  一是生物医药领域,涉及440亿欧元药品、396亿欧元医疗设备以及15亿欧元体外诊断试剂和仪器,其中26%的进口来源于欧盟以外地区,最大进口来源国依次为美国、德国、瑞士、爱尔兰、比利时,从中国年进口额仅为8亿欧元; 

  二是农食加工领域,涉及42亿欧元鱼类、38亿欧元奶制品、32亿欧元肉类、31亿欧元水果、30亿欧元可可豆、30亿欧元食用油、23亿欧元茶及咖啡等,主要进口来源国均为欧盟成员国,约30%来源于欧盟以外地区; 

  三是电子领域,涉及117亿欧元通信设备、65亿欧元仪器设备、46亿欧元电子元器件、22亿欧元电池,67%来源于欧盟以外地区,且每年还在以1.9%增速增长。最大进口来源国依次为中国、德国、美国、越南、意大利; 

  四是核心中间品领域,涉及313亿欧元机动车辆、268亿欧元航空零部件、122亿欧元通用机器、120亿欧元汽车零部件、117亿欧元机械设备等,30%来源于欧盟以外地区。最大进口来源国依次为德国、美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 

  通过对以上四个战略领域的分析发现,法国回迁的相关产业,除电子产业对中国针对性较强外,其他产业的主要矛头均指向美国或其他欧盟国家。因此,大家需要沉着看待法国产业回迁问题。虽然在疫情中,法国领导人多次表示要重视产业重塑、战略产业、供应链安全,也表示要实现医药、医疗、新能源、高科技等产业自给自足,但存在经济基本面和政策、资金配套支撑不足等困难。 

  (三)防范主权债务风险 

  法国为纾困造成债务飙升的情况,引发社会对于债务危机的担忧。为应对疫情,法国的举债规模也是前所未有的。今年法国国库总司(AFT)向债市投放的债券,无论是单次募资规模还是长期发债额度都创下历史之最。截止930日,法国债务存量为2.015万亿欧元,平均偿还时间为8年零12天。尽管如此,法国国债利率总体还是平稳的,10年期债券二级市场利率仍然为负值。2020年初以来,法国发行债券已经解决了年度财政净需求的一半左右,市场总体稳定。另一个积极情况是法国平均举债利率自年初以来一直维持在负利率区间,市场购债需求是举债额的2倍,国家增发债务并未损害投资者热情。得益于欧央行及时高效的货币政策,当前欧元区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主权债务与德国的息差保持稳定,主权债务风险基本可控。 

  长期看,法国在危机期间大幅增加的财政开支避免了大规模破产和失业潮的出现,为法国经济保存了竞争力,有效规避了高昂的社会和政治成本。2020年法国储蓄累计近1000亿欧元,为未来消费和投资形成有力支撑。与此同时,国际资本对法国债务的认可度和购买意愿未减。当前,法国债务被外国投资者认购所占比重为8.2%,总体上保持稳定,继美国债务之后,债务国际化程度为全球第二位。法国债务具备地理上的多元化优点,在面临冲击时仍能保持稳定性。法国债务国际化程度较高充分说明了法国债务的吸引力。 

  (四)培育未来竞争力 

  以经济复苏为契机,法国着眼绿色和数字经济转型,支撑氢能、网络安全、量子计算、数字教育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法国以复苏经济为契机加强未来产业部署,以数字转型和绿色转型为切入点谋求突破,整体思路可归纳为“追赶差距”和“保持优势”两个部分。 

  “追赶差距”集中于数字经济。法国乃至欧洲自知在数字领域与中美存在差距,法国通过系列复苏计划的实施,也希冀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疆域”结合自身基础研发、运算等优势寻求追赶,同时也积极打造人工智能伦理等标准,建立规则制定权的软实力优势。另一方面,最早提出并在国内层面实施数字服务税,结合经合组织(OECD)巴黎总部优势制定全球性框架,在数字经济规则标准方面占据制高点。 

  “保持优势”集中于绿色经济。法国一直自视为绿色经济、应对气变领域的领导者。除提出应对气变、减排、生物多样性等概念外,在绿色经济领域持续发力,拥有一定优势。后疫情时代法国以加速实现碳中和为目标,稳固全球绿色技术优势的用意明确。一是产业绿色转型。法国政府将提供援助资金与企业承诺生态转型捆绑,推动航空、汽车优势产业绿色化。将“生态转型”作为1000欧元“法国振兴”计划的目标之一,投入300亿欧元资金用于重建铁路货运、建筑物能源改造、扶持企业能源转型、氢能源领域。二是培育核心竞争力。绿色核能、氢能,阿海珐低碳核能技术、核能医疗运用;特别是在氢能源领域,20209月法国《氢能源战略》,加速氢能产业链整合。目前,法国氢能发展领跑全球,产业链上游法液空是全球最大的氢气生产商和储备商,中游法电等能源企业打通氢能供给环节,下游应用空客发布2035年零排放氢能飞机路线图、国铁SNCF氢动力火车、雷诺和标雪已推出数款氢能源车型。三是助力基础设施转型升级。以绿色转型为契机,加速公共建筑物、农业基础设施改造和自来水管网改造。 

  三、未来法国经济展望 

  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0年欧元区经济下跌7.4%,法国以8.3%的降幅高于欧元区平均水平。与此同时,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法国经济衰退幅度明显大于德国、比利时、卢森堡、荷兰等国家,经济表现仅好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其原因主要可归纳为社会特点、经济结构以及体制限制三个因素。 

  首先,崇尚个人主义、求自由舒适的法式社会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法国很难有效控制住疫情。民众普遍崇尚个人主义,培养自由和舒适的生活空间追求,没有为公共利益牺牲自我的价值观。在第一波疫情封城期间,民众还自发组织巴黎马拉松,黄马甲运动、医疗人员游行示威也未因抗疫封城受限,致使无法从根本上阻止病毒的传播,与此同时,民众追求个人主义,对政府出台的政策往往持怀疑甚至批评态度,政府公共卫生政策的信任度低。 

  其次,疫情“精准”打击了法国的优势产业。疫情严重冲击法国经济结构中占比较大、附加值较高的产业,“精准”打击了旅游、酒店、餐饮、零售业、航空、汽车等优势产业。例如法国是全球最大的旅游目的地,创汇最大的旅游、酒店、餐饮及零售业等服务业受疫情打击最大,诸如航空、汽车等法国贸易顺差制造业也受到较大影响。优势产业受到疫情“精准”打击也是法国与欧盟其他国家相比经济受冲击较严重的原因之一。根据法国《2020年外贸统计报告》显示,2020年法国贸易逆差达652亿欧元,较去年增加73亿欧元。在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下降9.6%的背景下,法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分别同比减少13%15.9%。其中,在法国出口中占较大的航空业和汽车业的出口锐减直接造成法国外贸逆差增加。此外,传统上保持贸易顺差的服务业受旅游业中断影响,进出口分别减少13.8%17.7% 

  最后,法国政治体制限制了政府抗疫工作的效率。一方面,法国政府自身防控决策相对滞后,在严格防控和经济损失两者之间犹豫不决;另一方面,政府政策的推动需要得到多数民众理解和支撑,需要较长的沟通成本,这种方式应对突发的紧急事件局限。此外,法国政府的纾困措施过于慷慨,对受损企业和雇员补贴的力度是欧盟国家中最高的,且援助周期一再延长,致使社会对疫情的负面影响变得“麻木”,放任疫情蔓延。 

  长期法国未来经济复苏形势不容乐观。一是财政资金有限。目前一系列救助措施、补贴可以说是大刀阔斧,造成法国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飙升。近年来法国财政赤字控制得力,在2017年控制在2.8%10年来首次降至欧盟3%的红线以下,20182019年进一步降至2.5%。但法政府在疫情中推出多项紧急救助、政府担保贷款、定向救助、复苏计划等经济纾困措施,扩张性财政政策导致法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预算赤字和公共债务“水涨船高”,超过欧债危机时期水平。2020年财政赤字1782亿欧元,增至GDP10.2%。公共债务从2019年底的98.1%上升至2020年底的119.8%,在一年内跃升了20个百分点。财政压力进一步增大,未来经济复苏的资金投入空间相应收窄。第二,严格防疫与稳定经济的冲突。2020年法国两波疫情均在未实现根本控制的情况下而仓促复工,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无力继续投入援助资金。政府无偿输血确实能够稳定企业及就业形势,但封城措施一旦解除、援助断供,可能面临大规模中小企业倒闭潮和失业潮。第三,社会矛盾激化。即使疫情平稳渡过,后续还有大规模的结构性改革、宗教冲突、罢工潮冲击经济,在经济层面“蛋糕”越来越小的情况下为“分蛋糕方案”导致的游行罢工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贫困人口增加,社会层面极端宗教矛盾、分离主义导致社会割裂,都将拖累未来法国经济复苏前景。未来,法国面临来自疫情防控、减少财政赤字、改革劳动力市场、重塑竞争力等诸多挑战。 

  当前,对法国经济的展望可谓是“悲喜交加”。一方面,法国疫情波折反复、变种病毒层出不穷、疫苗有效性和普及性有待观察,经济正常化短期难以实现,宏观经济尚存很大的下行风险;另一方面,法国政府在疫情中推出了一系列救助和复苏措施,体现出法国经济较强的韧性和修复力,迅速将经济恢复至疫前水平、重振经济成为社会一致期待。法国央行将20212023年法国GDP增速预期设定分别5%5%2%,并预计2022年中期法国经济才能恢复至疫前水平。法国经财部将2021年增长目标6%,为近50年来最高增速,预计2022年经济增速将为1%,但经财部长乐梅尔也坦言实现目标的困难较大,较为悲观的说法是经济在2023年底难以恢复疫前水平。经济复苏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持续疫苗接种、病毒变异、破产和失业加剧、法国主要经贸伙伴的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法国经济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短期看,法国政府期待全面疫苗接种推动经济在今年下半年实现反弹;长期看,法国经济真正困难在于供应质量、投资和创新,未来关键是提高行政效率、推行退休体制改革、降低失业率、增加全民工作时长才是破题的关键。 

  编辑概况:杨成玉,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法国发展报告(202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10月版。已获得编辑授权。参考文献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