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孔田平:波兰抗议政治的复归

孔田平,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来源:《世界常识》2020年第23期。已获得编辑授权。

 

10月以来,波兰新冠疫情第二波汹涌来袭,感染人数持续上升。截至10月22日,波兰累计感染人数超过22万。同日,波兰宪法法院裁决基于胚胎缺陷的堕胎违反宪法。该项收紧堕胎法的裁决引发了年轻一代妇女的愤怒,她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宪法法院的裁决。10月23日,波兰政府宣布全国为疫情“红区”,自24日起实行新的防控措施,禁止五人以上的集会。然而,自10月22日起,成千上万的波兰妇女不顾政府禁令,在全国各地连续示威游行。

早在1993年1月,波兰议会通过一项法律,规定在胚胎缺陷、危及妇女生命、乱伦或强奸后受孕这三种情况下,妇女可以中止妊娠。而宪法法院的最新裁决,几乎相当于完全禁止堕胎,因为波兰实际发生的堕胎中基于胚胎缺陷的占比约95%。

抗议政治在波兰拥有传统

波兰具有抗议政治的传统。20世纪80年代工人的抗议推动了波兰政局的变化,最终影响到苏联。自苏东剧变以来,选举政治决定政党的沉浮,赢得选举的政党决定国家的政策走向,民众抗议对政治的影响并不大。2015年12月,“保卫民主委员会”宣告成立,其目的是反对法律与公正党政府破坏民主和动摇法治的行为。 “保卫民主委员会”组织了多次大规模示威游行,反对执政党取消宪法法院的独立性,他们曾经在政府门前持续抗议818天。然而,这一抗议对执政党的政策没有任何影响。2016年9月“全波妇女抗议”成立,律师马尔塔·莱姆帕尔特成为该组织领导人,同年10月3日组织了“黑色星期一”的抗议,显示出强大的动员能力。

波兰的抗议具有高度的组织性,这次抗议中,“全波妇女抗议”通过FaceBook、Instagram和TikTok等社交工具协调全国。11月1日,“全波妇女抗议” 成立了由抗议活动分子和专家组成的协商委员会。这次声势浩大的由妇女主导的抗议活动波及全国,且持续时间长,自10月22日之后几乎没有间断。10月30 日,首都华沙十万人走上街头,纷纷抗议,成为苏东剧变后规模最大的示威之一。

抗议者提出要争取妇女堕胎、保障妇女权利。她们也提出了其他要求,包括真正的宪法法院、最高法院和申诉专员;流向天主教会和法律与公正党的资金全部转移给医疗部门;将国家预算的10%用于医疗;改变政府抗疫不利的局面;实行政教分离;停止国库向天主教会的拨款;13岁儿童可以决定是否参加宗教课程;教育部长查尔奈克辞职;净化公共生活;恢复公共媒体,使之真正成为常识和信息的来源;帮助企业家;保障少数群体(LGTB群体)的权利。抗议中也不乏要求政府辞职的标语,如“让大家推翻政府”“让政府流产”“让犯罪政权灭亡”。

值得注意的是,妇女抗议的矛头直指天主教会。宪法法院的裁决受到天主教会的欢迎,因为天主教反对堕胎。红衣主教波拉克认为,扼杀生命是严重的道德沦丧。抗议者不满天主教干预公共生活,不满神甫布道的极端言论,一些抗议者冲击教堂,打断弥撒,甚至在教堂的建筑物上涂写抗议标语。她们高举“教会双手沾满鲜血” “始于我的身体,终于你的教会”“世俗国家”等标语,表达对天主教会的不满。在波兰历史上,这是首次针对天主教会的攻击行为,打破了天主教会不可挑战的社会禁忌。

女性权利意识的觉醒牵动波兰政局

抗议示威体现了波兰新一代女性权利意识的觉醒,她们要争取自身的权利,通过“妇女权利就是人权”“为妇女争自由”“选择而不是禁止”“我的身体,我的选择” “我思考,我感受,我决定”等标语反映其诉求。抗议是年轻一代妇女的抗争,是她们愤怒情绪的宣泄。她们表达了对不公正、缺乏机会、被虐待和被支配的不满,将矛头指向限制堕胎权利的政治家——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并多次到其住所前举行抗议。抗议者也希翼摆脱针对女性的刻板成见。年轻一代的波兰妇女不再逆来顺受,她们有意违反成规,以争取其权利。她们不再温文尔雅,在抗议中不忌讳使用粗俗口号,以有效传达其抗争信息。抗议已不限于争取妇女权利,越来越具有反执政党、反天主教会和反政府色彩。

此次妇女抗议凸显了波兰政教之间的密切关系,波兰天主教会和法律与公正党相从过密。在堕胎、同性恋等议题上,天主教会是法律与公正党的天然盟友。玛利亚电台台长雷齐克神甫强烈抨击抗议者,称“每一次革命都有民兵,他们利用互联网召集、煽动,他们要摧毁大家的祖国、摧毁大家的教会。这是在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百年诞辰、华沙战役胜利百年之际魔鬼的暗笑”。克拉科夫大主教延德拉舍夫斯基呼吁神甫捍卫爱的文明,反对带来死亡文明的自由主义。泛基督主义杂志《纽带》主编诺索夫斯基主张打破国家与教会的不正常关系。

尽管法律与公正党2019年和2020年分别赢得议会和总统选举,但波兰政治极化的局面并没有改变,妇女抗议则进一步加剧了波兰政治的分化。围绕妇女抗议,执政党和在野党立场迥异。执政党主席卡钦斯基称“教会持有的道德储备是波兰唯一众所周知的道德体系。对教会的拒绝是虚无主义。大家在这些示威和对教会的攻击中看到了这种虚无主义”。他呼吁保卫波兰,保卫爱国主义,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天主教会。总检察长下令调查抗议的组织者。教育与科学部长查尔奈克的顾问斯克日德莱夫斯基指责抗议者不是波兰人,应当受到严惩。

来自公民纲领党的参议院议长格罗兹基强调目前的抗议并非“假想的极端分子的行动”,而是“被剥夺了决定其生活权利的民众反抗的呐喊”。他认为民众大规模抗议是一个信号:执政者丧失了波兰人为政的灵魂。企图诋毁国人的行为没有出路,威胁动用武力镇压示威者只是当局软弱的体现,这最终将加速其垮台。公民纲领党宣布成立“支撑抗议者网络”,站在争取权利的抗议者一边。华沙市长恰斯科夫斯基表示理解抗议者的愤怒。日渐衰落的左翼力量也支撑妇女抗议。自由派和左翼认为,宪法法院的裁决是执政党中天主教原教旨主义者的胜利。媒体对抗议的态度迥异,自由派视其为天使、英雄,而保守派视其为魔鬼、败类。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下,持续的抗议给公共卫生安全造成巨大压力。抗议者无法保持社交距离,高呼口号有可能导致病毒传播。11月5日“全波妇女抗议”决定每周一举行抗议,并计划举行总罢工。抗议者强调其目的是更换政府,但在目前条件下这一目标很难达成。总理莫拉维茨基呼吁与抗议者举行对话,总统杜达提出对宪法法院的裁决进行更加宽泛的说明,但抗议者并未积极回应。

波兰年轻一代妇女的抗争或多或少将改变波兰政治,一些评论家称目前的抗议为“妇女革命”,将其与20世纪80年代工人抗议相提并论。波兰前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则断言,“这不是革命,而是滴水穿石的水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