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杨成玉:欧盟“气变雄心”能否实现?

2021年7月15日,流经德国西部城市科隆的莱茵河河水暴涨。 

德国西部地区当年夏天遭遇了严重的洪灾 

欧洲能源供给短板凸显,暴露了欧盟未立先破、强行“催绿”激进式能源转型的严重弊端,也令世人看到了欧盟操弄气变议题、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一面。 

  气候变化和价值观外交是欧盟对外示强的两个“拳头”。伴随欧洲能源危机持续发酵,欧盟能否兑现“气变雄心”引发高度关注。 

  欧洲能源供给短板凸显,暴露了欧盟未立先破、强行“催绿”激进式能源转型的严重弊端,也令世人看到了欧盟操弄气候变化议题、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一面。 

  “气变雄心”遇挫 

  近年来,欧盟在应对气候变化议题上高调扛旗,不断强化自身在国际气变合作领域的“话事人”角色。 

  对内,欧盟迎合主要成员国政治“绿化”趋势,减排指标层层加码,一再提前实现碳中和的时限,在工业去碳化和新能源投资等领域小步快跑,充当全球减排和能源转型急先锋。 

  对外,欧盟强势抢抓全球气候治理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以“气候正义卫道士”自居,无视发展中国家发展阶段和现实国情,动辄指手画脚、发号施令,施压新兴经济体出台更高减排目标,承担更大气候责任。同时巧立名目,设置碳边境税、碳排放限额、碳贸易规则等绿色壁垒,限制和削弱新兴经济体的赶超态势。 

  然而,欧盟的“气变雄心”正在遭受多重挑战。 

  一是发达国家竭力疏通油气来源,平抑供给风险。美国宣布增加页岩油钻井平台数量,预计2022年底原油日产量将由1100万桶增至1260万桶;英国正在酝酿重启北海油气田开采;近期英、德、日、韩等多国政要排队访问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等海湾油气生产国恳请增产,阿尔及利亚等非洲产油国也成为法国动员的对象,美国甚至暗地里推动宿敌伊朗、委内瑞拉回归国际原油市场。 

  二是边缘潜力产油国抢抓机遇,寻求填补国际市场缺口。受到美西方制裁,俄罗斯在国际原油市场份额减少,空出每日数百万桶原油供应缺口,推升全球对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的需求。挪威、巴西、加拿大、伊朗等多国陆续宣布油气增产计划,倒逼沙特、阿联酋等原本不愿增产的海湾国家态度出现松动,下阶段全球油气产量和消费量很可能同步快速上涨。 

  三是能源消费国将目光重新投向煤电。伴随国际能源价格大幅上扬,煤电凭借经济优势重回部分国家视野。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2022年美国煤炭产量同比将增长5%;英、法、德、意等国决定推迟关闭或重启燃煤电站,德国弗劳恩霍夫太阳能系统研究所数据显示,今年3月以来欧洲燃煤发电量激增51%。 

  总之,能源危机捅破了欧盟“绿色雄心”这一“皇帝的新装”。欧洲应对气变和减排的高目标正成为“空中楼阁”,难以掩盖欧洲依然高度依赖化石燃料这一事实。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称,欧洲正在掩耳盗铃般地走向气候灾难,扩大能源供应措施可能造成对化石燃料的长期依赖,最终无法实现将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温控目标。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也提醒,欧洲必须万分小心地避免气变事业成为地缘冲突的受害者。 

  四条路径 

  下阶段,欧盟将被迫围绕“气变雄心”目标开启4条新路径: 

  一是打擦边球。欧盟成员国短期内纷纷减少甚至取消对化石能源消费的限制,为油气煤电投资和开发提供政策松绑,在推进能源转型进程中先开一段“倒车”,以缓解通胀压力、保护消费者购买力、维持经济复苏活力,为推动内部政治议程、平抑民众不满争取空间和时间。 

  二是强行洗白。欧盟机构拟公开宣示维持既定气变目标,将各国能源政策调整定性为“短期应急操作”,给民众吃下定心丸。同时,当前欧盟对化石能源过度依赖的问题凸显,倒逼各成员国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实现能源独立。近期欧洲央行和各类智库纷纷出头为欧盟“气变雄心”背书,宣传欧盟只是短期内碳排放量将超出预期,并不影响2030年实现气候目标。 

  三是借势转型。欧盟委员会5月18日宣布了耗资巨大、倍受争议的新能源独立计划“REPowerEU”,计划从现在到2027年间增加2100亿欧元投资,支撑绿能方案发展,以尽快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德国也在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将按计划“弃核退煤”,加速建设液化天然气(LNG)接收站,积极寻找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并计划2035年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法国等国趁势重启核电站建设。比利时决定将全面退出核电时间推迟10年。 

  四是祸水东引。欧洲发动舆论机器,变本加厉攻击抹黑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非清洁能源占比居高不下、缺乏可操作减排贡献等所谓“罪状”,把全球气变目标可能失败的责任反扣到新兴经济体头上,转移自身面临的舆论和民意压力。 

  编辑概况:杨成玉,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环球》杂志,13期。已获得编辑授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