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张超:波罗的海三国发展援助概述

  导言:中东欧国家是国际发展援助领域的一个特殊群体。经过冷战后长期的建设和发展,现在的中东欧国家已逐渐确立了其发展援助的基本模式,成为欧盟发展援助政策制定的重要参与者和国际发展援助资源的重要提供者。本系列文章涵盖了中东欧的11个国家,先容它们发展援助的目标、原则、规模、路径、地区和领域等基本情况。编辑期待借此可以为读者提供有关中东欧国家发展援助的初步信息,并引发国内学界对这一议题更多的关注。     

  爱沙尼亚      

  1998年,爱沙尼亚向乌克兰提供发展援助,标志着其发展援助的开端。爱沙尼亚是波罗的海三国中最早开始提供发展援助的国家。目前,发展援助已成为爱沙尼亚实现其外交政策目标的有效工具之一,其重要性在《爱沙尼亚外交政策2030》中得到确认,而在实行层面,《发展合作和人道主义援助项目(2021-2024)》则是目前规范爱沙尼亚发展援助活动的主要文件。      

  一、爱沙尼亚发展援助的目标和基本原则      

  爱沙尼亚遵循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欧盟等国际组织制定的发展援助原则。作为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爱沙尼亚的发展援助旨在根据国际认可的可持续发展原则,确保世界和平、民主、敬重人权、经济和社会稳定以及消除贫困。爱沙尼亚发展援助的总体愿景是确保和平与稳定,促进消除贫困,并通过与转型国家分享改革经验帮助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具体来说,通过开展援助活动,爱沙尼亚致力于达成四项目标:      

  1.为减少全球贫困和发展中国家的人类发展做出贡献;  

  2.支撑和平与稳定、敬重人权、发展民主以及促进发展中国家的良治;  

  3.促进经济发展,包括支撑经济改革、融入全球贸易网络和农业;促进环境友好和可持续发展;  

  4.提高爱沙尼亚公共、私人和第三部门等的发展合作能力,提高民众对发展合作的认识。      

  20031月,爱沙尼亚议会通过了《爱沙尼亚发展援助的原则》文件,系统阐述了其在开展援助活动中主要坚持的四项原则,即:      

  1.以价值观为基础。爱沙尼亚提出,其发展援助始终以维护人权和环境友好为重点,重视女性赋权和性别平等,以确保发展合作的绩效和可持续性。  

  2.建立在伙伴关系和伙伴国的优先事项之上。爱沙尼亚认为,一国发展的责任主要在于该国本身。因此,爱沙尼亚的发展援助将基于伙伴国的需求、优先事项和发展战略,但同时也遵循自身的优先事项。爱沙尼亚强调,为实现伙伴国更大程度的参与,愿意与各类机构在发展援助活动的规划、实施和评估方面进行合作。  

  3.建立在长期目标和结果之上。爱沙尼亚重视援助效果的长期性,根据长期的跨项目目标来规划和评估援助工作。为此,爱沙尼亚将发展援助项目与伙伴国的长期发展目标结合起来,并寻求与各类机构的长期合作。      

  4.有效的协调和互补。爱沙尼亚认为,援助的效率取决于援助国和受援国在协调不同利益、目标和援助资源方面的合作。为了协调行动,爱沙尼亚积极参与协调结构,并支撑伙伴国在援助活动中发挥领导作用。 

  二、爱沙尼亚发展援助的规模和主要路径      

  2009年以来,爱沙尼亚的援助规模总体呈上升趋势,但近年来增长幅度有所放缓。2020年,爱沙尼亚的发展援助支出为4930万美金,比2019年增长1.2%,占2020年爱沙尼亚国民总收入的0.16%。作为欧盟新成员国,爱沙尼亚承诺其官方发展援助占国民总收入比重到2030年提高到0.33%。爱沙尼亚的发展援助全部为赠款,不提供无息贷款或优惠贷款等其他形式的援助。  

 

  爱沙尼亚的发展援助活动主要通过多边机构渠道开展。2019年,爱沙尼亚通过多边机构渠道支出的资金占到其总支出的74.5%,为3610万美金,其中,对国际机构的核心贡献占到了65.2%。欧盟、联合国机构、世界银行是爱沙尼亚的主要合作机构,通过它们支出的资金占到了爱沙尼亚全部多边援助支出的97%2019年,双边渠道占爱沙尼亚援助总支出的34.8%,通过民间社会组织提供的援助资金为560万美金。      

  三、爱沙尼亚发展援助的重点地区和领域      

  就援助的重点地区来说,欧盟的东部伙伴关系国家是爱沙尼亚长期以来援助的重点。自2006年以来,乌克兰就保持了爱沙尼亚主要受援国之一的地位。2019年,爱沙尼亚对乌克兰双边援助规模达280万美金,高居受援国第一位。此外,东部伙伴国家中的摩尔多瓦、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也是爱沙尼亚援助的重点。爱沙尼亚外交部还为乌克兰、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三国编制了发展援助国别战略。      

  近年来,爱沙尼亚开始关注对非洲援助。20212月,爱沙尼亚外交部通过了20202030年的对非援助地区战略。爱沙尼亚的对非援助主要关注数字转型、教育、卫生、创新等领域。尽管如此,爱沙尼亚对非援助支出仍然十分有限。2019年,爱沙尼亚的援非资金仅为50万美金,占其双边援助支出的2.8%。最不发达国家则仅收到了爱沙尼亚170万美金的援助资金。      

 

  就援助的重点领域来说,爱沙尼亚主要关注民主和良治、民间社会赋权、经济发展和创新、优质教育和医疗、增强公共意识和全球教育、数字和绿色转型、性别平等等领域。2019年,爱沙尼亚双边援助的40.7%投入了社会基础设施和服务领域,其中政府和民间社会领域340万美金,教育领域210万美金,卫生和人口政策领域30万美金。相对来说,经济基础设施和服务并不是爱沙尼亚关注的重点。2019年,爱沙尼亚在该领域的投入仅为50万美金。      

  拉脱维亚      

  拉脱维亚自1999年开始提供发展援助,至今已走过了20多个年头。20214月,拉脱维亚部长内阁通过了《发展合作政策指南(2021-2027)》,详细阐明了拉脱维亚发展援助的目标、原则和路径等,为拉脱维亚未来援助活动的开展提供了指引。外交部是拉脱维亚发展援助活动的主要规划和协调机构。      

  一、拉脱维亚发展援助的目标和基本原则      

  根据《发展合作政策指南(2021-2027)》的阐述,拉脱维亚发展援助的目标是通过促进实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拉脱维亚的优先受援国的可持续发展、减贫、法治和良治。拉脱维亚的发展援助政策基于17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为受援国和全球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为此,拉脱维亚在开展援助的过程中遵循“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和《有关新的全球合作关系的釜山宣言》中体现的相关原则。具体来说有以下六项:      

  1.在发展援助政策的规划和活动的实施中强调敬重和促进人权,重视民主、性别平等、民间社会参与、环境可持续性等原则,并整合气候变化问题。  

  2.受援国对本国发展负有主要责任,援助活动的开展基于受援国的需求。因此,拉脱维亚的发展援助以受援国需求及其国家发展计划中的优先事项为引导,支撑受援国参与发展援助项目的规划和实施。  

  3.强调援助的可预测性、针对性和结果的可持续性。  

  4.重视援助的透明度,强调负责资助和实施发展援助的机构,应按照良治原则透明地行事,在公开和公平的过程中提供赠款援助。拉脱维亚资助的发展援助项目和活动不允许存在腐败的空间,要求确保提供有关拉脱维亚援助的信息,包括发展融资的使用情况和取得的成果。  

  5.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和建立伙伴关系,通过合理的方式提供援助资源并防止重复援助。  

  6.强调可持续发展的政策一致性。      

  二、拉脱维亚发展援助的规模和主要路径      

  近年来,拉脱维亚的援助投入总体呈上升趋势。2020年,拉脱维亚的发展援助支出为4020万美金,比2019年大幅增长14.8%,占2020年拉脱维亚国民总收入的0.12%。作为欧盟新成员国,拉脱维亚承诺其官方发展援助占国民总收入比重到2030年提高到0.33%,为此,拉脱维亚计划2027年将这一比重提高到至少0.23%,并最终分步骤达成这一目标。拉脱维亚的发展援助全部为赠款,不提供无息贷款或优惠贷款等其他形式的援助。      

 

  拉脱维亚的发展援助活动主要通过多边机构渠道开展。2019年,拉脱维亚通过多边机构渠道支出的资金为3110万美金,其中绝大部分是对国际组织的核心贡献。欧盟、联合国机构、世界银行是拉脱维亚合作的主要多边机构。2019年,通过这三大机构支出的资金占到了拉脱维亚全部多边援助支出的98.4%2019年,拉脱维亚通过双边渠道支出的援助资金为450万美金,其中,民间社会组织收到了30万美金的援助资金。      

  三、拉脱维亚发展援助的重点地区和领域      

  欧盟的东部伙伴关系国家和中亚地区国家是拉脱维亚援助的重点。2019年,拉脱维亚双边援助主要聚焦于欧洲和亚洲,资金的一半投向了这两个地区。      

  在东部伙伴关系国家中,拉脱维亚援助的重点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等。拉脱维亚对这些国家的援助基于其转型和融入欧洲的经验和良好实践,目的是促进引入联系国协定深入全面的自由贸易区协定Deep and Comprehensive Free Trade Zone Agreement)。此外,援助还旨在增强这些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公众韧性。拉脱维亚在中亚地区的援助重点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通过援助,拉脱维亚希翼分享其转型及融入欧洲的经验和良好实践,加强欧盟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合作,支撑这些国家的改革和社会发展,并加强中亚区域性合作。  

 

  拉脱维亚发展援助的优先领域源于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可持续发展目标16(和平、正义以及强大和包容的机构)、目标5(性别平等)、目标4(优质教育)、目标8(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目标13(气候行动)和目标17(伙伴关系)是拉脱维亚重点关注的领域。2019年,拉脱维亚双边援助资金的大部分流向了社会基础设施和服务领域,占到了其双边援助总额的40.9%,其中,主要投入的领域是政府和良治以及教育。相较而言,拉脱维亚投入经济基础设施和生产部门的援助资金则少的多。      

  立陶宛      

  2002年,立陶宛外交部设立技术援助司,为此后其发展援助政策的制定奠定了基础。2003年,该司拟定了20032005年立陶宛的发展援助政策框架,并得到批准,从此,立陶宛开始成为一个援助资源的提供国。2013年,立陶宛议会通过了《发展合作和人道主义援助法》,系统阐述了其发展援助政策的使命、目标、原则、优先事项、责任和融资方式等。外交部是立陶宛发展援助活动的主要协调和实施机构。      

  一、立陶宛发展援助的目标和基本原则      

  根据《发展合作和人道主义援助法》的规定,发展援助是立陶宛外交政策的一部分,主要力求达成五个方面的目标:      

  1.为全球减少发展中国家贫困的努力,以及实施联合国决定的其他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贡献;  

  2.为伙伴国的民主、安全和稳定以及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3.为加强伙伴国的人权和性别平等做出贡献;  

  4.加强与伙伴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学问联系;  

  5.向立陶宛社会公众宣传联合国、欧盟和立陶宛的发展援助政策、目标和挑战、取得的成果,并为发展援助寻求更广泛的公众接受和支撑。      

  为实现这些目标,立陶宛在开展发展援助活动中坚持以下七项原则:  

  1.与伙伴国、援助方、国际组织、国际金融机构、地方和地区当局、立陶宛国内外的民间社会等建立伙伴关系;  

  2.强调伙伴国的责任——每个国家对本国的发展战略和实施负有主要责任;  

  3.团结——支撑国际社会为实现联合国确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做的努力;  

  4.强调援助资源交付和使用的效率、透明度和问责制;  

  5.协调和互补——与其他援助方合作实施多年度项目,补充个别援助方的援助活动,从而确保人力和财力资源的最佳利用;  

  6.政策一致性——在制定其他政策时考虑发展援助目标;  

  7.利用立陶宛的经验和比较优势,同时考虑伙伴国的优先需求。      

  二、立陶宛发展援助的规模和主要路径      

  近年来,立陶宛的援助规模总体呈上升趋势。2020年,立陶宛的发展援助支出为6700万美金,比2019年下降3.8%,占2020年立陶宛国民总收入的0.12%。和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一样,作为欧盟新成员国,立陶宛承诺其官方发展援助占国民总收入比重到2030年提高到0.33%。立陶宛的发展援助全部为赠款,不提供无息贷款或优惠贷款等其他形式的援助。      

 

  立陶宛的发展援助活动主要通过多边机构渠道开展。2019年,立陶宛通过多边机构支出的资金占到其总支出的84.6%,为5720万美金,其中,对国际机构的核心贡献占到了82.3%。欧盟、联合国机构、世界银行是立陶宛的主要合作机构,通过它们支出的资金占到了爱沙尼亚全部多边援助支出的98.6%2019年,双边渠道占立陶宛援助总支出的17.7%,为1200万美金,比2018年度增长了2.6%2019年,民间社会组织收到的立陶宛援助资金为90万美金。      

  三、立陶宛发展援助的重点地区和领域      

  立陶宛援助的重点地区聚焦于欧洲东部地区国家和亚洲地区。其中,2019年,针对欧洲地区援助占到了立陶宛双边援助资金总额的一半以上,亚洲地区占比则为12.7%,而非洲地区则仅收到了20万美金的双边援助资金。2019年立陶宛的前十大受援国占据了其双边援助支出的60.3%,其中,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分别以243万美金和218万美金的受援金额高居前两位。  

 

  2019年,立陶宛双边援助的43.4%投入到了社会基础设施和服务领域,其中绝大部分流向了教育领域(350万美金),少部分流向了政府和民间社会领域(130万美金)。相对来说,经济基础设施和服务并不是立陶宛关注的重点。2019年,立陶宛在该领域的投入仅为60万美金。立陶宛十分重视通过发展援助促进受援国的性别平等。2019年,立陶宛双边可支配援助中的68.3%聚焦于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显著高出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41.6%的平均水平。  

  编辑概况:张超,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助理研究员。     

  文章来源:中国中东欧国家智库合作网络公众号,2022年5月30日。已获得编辑授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