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孔田平:“脱欧”在波兰成为热门话题

  近来,随着波兰与欧盟司法争端的不断升温,“波兰脱欧”(Polexit)在这个国家和欧洲成为热门话题。波兰曾是中东欧国家“欧洲化”的“样板”,如今成为欧盟的“问题国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将对波兰政局和欧洲一体化进程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2021年10月19日,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中间讲话者)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盟峰会期间

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左侧红衣者)就波欧司法争端进行辩论。 

  波欧冲突的升级   

  2015年倡导民族主义的法律与公正党主政波兰后,波与欧盟围绕司法改革问题冲突不断。法律与公正党认为波自由派精英日益腐败,需要拨乱反正,上台后开始推行司法改革,限制独立机构作用,取消制衡机制,不断取得进展:2016年驯服宪法法院,2017年实现对国家司法委员会、最高法院和普通法院的控制,2018年强制最高法院法官提前退休…… 

  围绕波司法改革,欧盟法院12次裁决其“违反欧盟法律”。今年714日欧盟法院下令要求波政府冻结受理取消法官豁免权案件的最高法院纪律分庭,次日裁定波法官惩戒制度不符合欧盟法律。对此,波司法部长焦布洛谴责欧盟对波法律秩序“发起攻击”,称波“不应不惜代价留在欧盟”。98日波众议院副议长泰尔莱茨基表态说,“大家应考虑与欧盟尽可能地合作,但这个欧盟必须是大家能够接受的”,如照目前事态发展,“大家只能寻求激烈解决方案”。为了“灭火”,波法律与公正党政治委员会通过决议,排除了脱欧的可能性。然而107日波宪法法院作出裁决,认定《欧盟条约》一些条款不符合波宪法,欧盟法院干涉波司法的行为违反波主权原则。至此,波与欧盟司法争端达到高潮。1022日波保守倾向的《中肯》(DoRzeczy)周刊发表封面文章,强调“波兰脱欧,大家有权谈论它”。 

  在欧盟历史上,未曾有成员国直接挑战欧盟法院的地位,波宪法法院的裁决震动了整个欧盟。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博雷利强调欧盟法律高于成员国法律是欧盟的“支柱”之一,指责波宪法法院“直接挑战欧盟法律秩序”。欧洲议会议长萨索利呼吁欧盟委员会采取必要措施。1019日欧洲议会举行辩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强调只有共同的法律秩序才能保障成员国之间的平等权利、法律安全、相互信任及共同政策。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兼欧盟价值观与透明度专员尤罗瓦表示,如果欧盟不能坚持把规则适用于所有成员国,欧盟将开始解体。1021日欧洲议会通过决议认定波宪法法院裁决“非法”,强调欧盟纳税人的钱不应被转给削弱欧洲共同体基本价值的国家。 

  面对欧盟方面的压力,波总理莫拉维茨基发起反击。他在欧洲议会发表讲话批评欧盟对波采取“双重标准”,强调波仍是欧盟忠实成员,但其未来受到“一个不再自由、平等和敬重主权的联盟”的威胁,波对欧洲“中央集权”明确说“不”。在1021日的欧盟峰会上,莫拉维茨基再次强调波不会屈从于压力。 

  不过,波兰在欧盟内部也拥有同情者。当荷兰、比利时、芬兰、卢森堡等国明确反对波宪法法院的裁决之时,匈牙利却站在波兰一边,法国、德国则主张通过对话解决分歧,欧盟峰会因此未能就有关问题达成一致。 

  近年,欧盟分别与匈牙利、波兰发生司法争端,法治危机日益成为其面临的难题。欧盟试图化解,2017年启动《欧盟条约》第七条程序,2020年出台将“欧盟基金”与成员国法治状况相挂钩的机制,但仍无济于事。一些观察家认为,欧盟的基础已因司法问题受到动摇,“生存危机”不断加深。 

  波国内纷争的加剧   

  宪法法院的裁决在波国内也引起强烈反响。执政联盟的政要们视之为“波兰的胜利”,称赞宪法法院“为欧盟对波兰事务的影响力设定了边界”。反对派和部分舆论则认为,宪法法院的裁决奏响了波兰脱欧的序曲,是“真正的塔尔戈维察”(1792年波兰—立陶宛贵族在沙俄支撑下成立 “塔尔戈维察联盟”,反对“五三宪法”,最终导致波兰—立陶宛联邦被瓜分)。前总理、欧洲理事会前主席、公民纲领党主席图斯克等人称宪法法院对欧盟法律制度投下“原子弹”,“背叛了国家利益”,正在引导波兰脱欧。1010日主要在野党在全国范围内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对波兰脱欧的可能性表达愤怒。 

  近年波政治极化加剧,执政党与在野党党争不断,法律与公正党抨击公民纲领党为“叛国者”,公民纲领党则反对司法改革、反对与欧盟发生冲突,宪法法院的裁决进一步加剧了双方之间的冲突。 

  波兰真会脱欧吗?   

  2004年波兰加入欧盟,此后受益良多。波经济总量17年来翻了一番,年均增长率高于德国,失业率处于欧盟最低水平,吸引外资数额位列欧洲第三。入盟17年间,波累计获得2060亿欧元的资金,扣除向欧盟缴纳的664亿欧元会费,净流入达1396亿欧元。波利用“欧盟基金”修建了3700公里的高速公路,波农民从欧盟农业补贴中获益410亿欧元。20212027年波将再获得750亿欧元的“聚合基金”支撑。如果脱欧,波将付出巨大经济代价。 

  波民意研究中心的民调表明,2005年以来波兰人对自己国家欧盟成员国地位的支撑率从未低于70%。法律和公正党上台后虽与欧盟冲突不断,但波兰人对欧盟成员国地位的支撑率始终保持在高位,2020年底为88%,今年10月达90%。公民纲领党、现代党、人民党、新左翼党等在野党是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支撑者,不会放任执政党领导波兰脱欧。但是,法律与公正党精英以及亲政府媒体正竭力营造反欧情绪,长期影响不可忽视。 

  面对波宪法法院裁决事件,欧盟面临三个选项:在法律上挑战裁决;扣留欧盟资金;暂停波作为欧盟成员国的一些权利。欧盟尚未向波兰支付230亿欧元的欧盟补贴和340亿欧元的低息贷款。波前总理贝尔卡认为,如不能获得“复苏基金”的支撑,波将失去发展机会。如果欧盟启动欧盟基金与法治状况挂钩机制应对争议,波无法获得更多欧盟资金,这将助长波国内的脱欧辩论。华沙商界人士担心,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两三年,波兰人对欧洲的积极态度可能逆转。 

  波兰会否脱欧取决于波欧关系演化、波政治精英反欧态度发展和波国内政治走势。从欧盟方面看,其价值观议程、气候议程和对法治危机的应对均会对波欧关系产生影响。从波兰方面看,如果波欧关系紧张进一步激化其国内矛盾,促成社会态度的根本性转变,而在野党力量转为孱弱,脱欧有可能成为现实。不管怎样,虽然法律与公正党近期不太可能冒政治和经济风险推动实质脱欧,但波兰脱欧的司法进程已经开启。 

  编辑概况:孔田平,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研究员

  文章来源:《世界常识》2021年第22期。已获得编辑授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