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陈新:中欧投资协定:一个如何与欧盟打交道的“生动”案例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陈新 

  中欧经贸关系的法律框架长期落后于时代要求。1975年中国与欧洲经济共同体建立外交关系。此后,1978年,双方签订了第一个贸易协议。1985年,双方对贸易协定进行了更新,签署了《贸易与经济合作协定》(TECA),除了促进贸易之外,还增加了经济合作的内容。其中第12条首次涉及中欧投资关系,强调改善投资环境,鼓励和促进投资。时间已经过去36年,直到如今,TECA协定依然是中欧贸易的一般性双边法律框架。中欧经贸关系现存法律框架并没有能够反映出中欧经贸关系的现实需求,并且落后于时代要求。 

  2020年底,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谈判。这份历史性投资协定于2013年启动,7年间进行了35轮谈判。最终达成的这份平衡的、高水平的并且是互利共赢的投资协定,不仅为中欧经贸关系设立了新的法律框架,更是在大变局下不确定的世界中为中欧经贸关系提供了稳定的预期,必将对中国、欧盟乃至全球经济治理都会带来深远影响。 

  但遗憾的是,这个得到中欧双方厚望的高水平协定,由于欧方内部的问题,协定的批准遇到了障碍。欧洲人经常抱怨,跟中国人打交道难,但目前看来,中国人认为,跟欧盟打交道更难。 

  1. 中欧能够达成CAI,确属不易。 

  20069月,在第九次中欧领导人峰会上,双方同意启动伙伴与合作协定谈判(PCA)。欧方随后于10月发布《竞争与伙伴关系:欧盟-中国贸易与投资政策》文件,指出PCA将特别关注贸易与投资问题。欧方希翼该谈判能够促使中国取消对投资和外商所有权的限制,加强常识产权保护,更深入地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和环境问题等。2007年,双方宣布启动完善1985年中欧《贸易与经济合作协定》(TECA)实质谈判。尽管更新《贸易与经济合作协定》(TECA)的谈判取得重大进展,但遗憾的是,由于PCA的实质是让伙伴国家尽可能长的像欧盟,因此,在政治谈判中双方分歧过大,导致PCA整体谈判进展不前,并不了了之。 

  2012年,第十四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同意尽早启动投资协定谈判进程。201311月,第十六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宣布启动投资协定谈判。2020年底,双方结束谈判,达成协议。CAI协定,结束了36年来中欧经贸的法律框架持续没有更新的局面,应该说,这是中欧双方在尽可能的条件下几经曲折,达成的最小公约数,对未来中欧经贸关系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协定来之不易,充分展示了双方的智慧。 

  2. 双方为达成协议,尽了最大努力,尤其是中方,表达了最大诚意。 

  为了规避欧盟复杂的决策程序,CAI这个协议,目前实质上是一个市场准入协议,而不是一个完全的投资协议。性质上看,这个协议是属于单一协议,而不是混合协议,即尽可能利用欧盟在贸易领域的独享权能(competence),来减少协议审批过程中的不确定性,避免无果而终。所以,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以及投资保护等内容,涉及到成员国,在协议的现阶段并没有体现,而是规定,等到协议批准后,2年内结束相关谈判。现协议文本,主要是跟市场准入相关,更多的是中方开放市场,这表现了中方的最大诚意。 

  3. 如果这个协议最后又是无果而终,那欧盟作为一个行为体的信誉将受到极大损害。 

  中欧双方都承认,CAI是一个高水平的协议。在市场开放方面,中方也充分展示了推动欧洲在华投资的意愿。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也是全球增长最快的消费市场之一,愿意为欧洲企业在中国市场提供更多的活动空间。 

  但遗憾的是,现在协议的审批在欧洲受到了严重的干扰。一是协定被政治化,尤其欧洲议会极力阻挠。二是一些成员国吃悔恨药,尤其是跟中国贸易和投资较少的国家,出于种种因素,反对该协定。三是一味加码,企图抬高天花板,最终可能导致协议难产。 

  欧洲一体化的实践表明,如果过于激进,则一无所获。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欲速则不达。如果欧方不切实际地幻想通过该协定解决中欧之间所有问题,最终只能致使协定不能承受之重。 

  与此同时,欧盟在缔结大型经贸协定方面的能力已经受到质疑。欧美的TTIP谈判,曾招致不同欧盟成员国在不同议题上的激烈反对。如果中欧CAI最后无果而终,那欧盟作为一个行为体的信誉和能力将受到极大伤害,进而欧盟在多边领域的领导力也会受到质疑。希翼欧方能够充分展示智慧,树立国际经贸谈判的信誉。 

  4. 中国将按照自己的节奏,推进对外开放,并为全球贸易和投资秩序提供自己的智慧。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国际协定谈判中,大家是干中学,边干边学。近两年来,大家批准RCEP,结束了CAI谈判,现在又申请加入CPTPP。这些都是中国在推进全球贸易和投资秩序的发展方面做出的努力。 

  大家期待欧方回归协定的经贸本质,推动CAI批准落地,为中欧在多边领域的合作提供可信的环境,共同推进国际投资协定规范,以及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框架的发展。 

  (根据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陈新在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承办的2021上海论坛高端圆桌会议中欧投资协定新型中欧经济关系的基石上的书面发言稿梗概简缩,内容有删减) 

  文章来源: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2021年11月17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