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杨成玉:法国总统选战“4+1”

6月27日,选民在法国里昂的一处投票站投票。当天法国大区议会和省议会选举举行第二轮投票

  当前距法国总统选举还有不到6个月,法国政坛围绕明年大选展开的博弈频现新动向,候选人格局日渐明朗。法国政坛初步形成“4+1”的选战格局,各派别虽摩拳擦掌,但尚无一家有绝对胜算。

  总统多数派加速整合

  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虽尚未正式宣布参选、追求连任,但外界早已将其视为“天然候选人”。9月12日,勒阿弗尔市长、法国前总理菲利普首次公开表示将全力支撑马克龙竞选连任,并宣布将组建新政党,为马克龙连任提供“新力量”。法国媒体披露,同属右翼的前总理朱佩将与菲利普联手筹组新党,在明年大选中支撑马克龙。

  总统多数派既有包袱,也有短板。2017年,马克龙抓住民众对传统左右翼党派的厌倦心理,以“非左非右”的执政理念成功当选,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4年来,马克龙以年轻人的冲劲持续推动结构性改革,清除法国经济、社会体制积弊,获得民众和主流政界初步认可。

  但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马克龙执政掣肘不断增多,先是被生态转型触动经济奶酪的底层民众发起“黄马甲”运动;再有退休制度改革引发全国罢工;后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改革暂停。总体看,马克龙当年的竞选承诺远未完成,如何向选民合理交待,正成为其竞选连任的最大包袱。

  同时,马克龙当年参选并无传统党派支撑,而是自创民间社团“前进运动”作为执政团队,成员大多为政治素人。虽然马克龙当选后将“前进运动”改组为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但缺乏执政经验和地方根基始终是其最大短板,在近两年欧洲议会、市镇长、大区议会等重要地方选举中表现乏善可陈。明年大选,共和国前进党的任务由“打江山”转为难度更大的“守江山”,其软肋恐将进一步放大。

  从外部助力上看,前总理菲利普出身传统右翼,其坚守马克龙阵营的确有望扩大总统多数派在地方的票仓。但坊间普遍认为,菲利普对马克龙的“全力支撑”,其实是有条件的。菲利普公开呼吁马克龙重新贯彻上届竞选理念“勇敢超越和改造法国”,继续“加大改革力度”,意在标榜自己任总理3年间的政绩,暗示希翼未来重掌权柄,进行“彻底甚至野蛮”的结构性改革。

  此外,菲利普、朱佩所持的排斥财政赤字、推崇国家威权和劳动价值等右翼理念,与马克龙执政思路并不完全合拍,这也是他们不直接加入总统多数派,而是联手筹组新党的主因。菲利普成立新党虽为马克龙提供了“新的多数派和新的政治选择”,但也埋下了在马克龙连任后借势变身挑战者的伏笔。

  巴黎市长挑左翼大梁

  9月12日,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在诺曼底大区首府鲁昂正式宣布参选,成为左翼首位参选的重量级人物。9月14日,伊达尔戈出版新书《一个法国女人》,披露其竞选纲领部分内容,为选战造势。伊达尔戈在书中表示,将在不牺牲中产阶级和大众利益的基础上积极推动生态转型,坚持打击社会不平等现象。

  目前看,左翼硬实力尚未彻底恢复。上届大选前,时任总统奥朗德放弃竞选连任,时任总理瓦尔斯因“逼宫”奥朗德从而失去执政的社会党主流支撑。左翼初选一度无人可用,只能选出名不见经传的哈蒙作为总统候选人,仓促上阵最终惨败。以社会党为核心的传统左翼自此式微。

  近两年来,社会党旧人伊达尔戈、绿党领袖扬尼克·雅多等左翼政客在大中城市靠略显极端的“去汽车”“去污染”举措,刮起“绿色旋风”,民意持续上升,成为大选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今年6月大区议会选举中,在伊达尔戈暗中推动下,社会党、绿党、法国共产党等左翼党派在北部、大东部等多个大区实现联合参选,最终虽未有斩获,但仍彰显了伊达尔戈在左翼内部的号召力。本届大选左翼汲取教训,未明确搞党内初选,而是先放出伊达尔戈、雅多等名政客投石问路,寻求“以点带面”提前对左翼进行整合,避免上届分崩离析的一幕重演。

  传统左翼党派近期复苏势头虽猛,但长期积弱态势并没有根本逆转,单论硬实力还无法对马克龙构成实质性挑战。且左翼过度追逐社会公平的核心理念,一度被视为法国经济惨淡的“原罪”,伊达尔戈潜在女总统的新鲜标签也已被极右翼政党领袖玛丽娜·勒庞所冲淡。此外,伊达尔戈人气虽高,政绩风评却呈两极分化。许多富裕阶层民众对伊达尔戈在巴黎大兴土木搞自行车专用道、禁止汽车通行主干道、不加区分地接纳阿富汗难民等举措十分不满。9月12日当天,巴黎、鲁昂均爆发示威游行,民众拉起写有“今日巴黎,明日法国?停止破坏!”口号的横幅,反对伊达尔戈参选总统。

  极右翼提前冲刺

  上届大选与马克龙一起进入第二轮对决的勒庞,9月12日宣布辞去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主席一职,将党权转交给年仅25岁的副主席巴尔德拉,自己则专注于总统选举。同日,勒庞进一步阐释总统竞选纲领,强调“自由”将是其竞选主旋律,重申“健康通行证”极度侵犯自由,民众应享有“疫苗接种自由”,承诺于10月推出移民法草案,旨在“送犯人进监狱、送外国人上飞机”,一旦当选将启动全民公投。

  然而,极右翼竞选依旧面临“天花板”。在欧洲政坛整体极端化的大背景下,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近年来成长势头迅猛,成为有分量的反对党。近年来,勒庞加速推动极右翼“去妖魔化”,一方面同其父亲老勒庞果断切割,另一方面在经济、社会、环保理念上向传统政党靠拢,打造“不那么极端”的党派形象,取得一定效果。勒庞民意支撑率一直在法国政坛位列前五,“国民联盟”领导团队和议员也被法国主流媒体接纳为政治辩论的天然组成部分。但在总统选举这一事关法国前途命运的核心民主范式中,勒庞面临的极右翼选票“天花板”仍将长期存在,即使还能闯进第二轮对决,很大可能也将继续扮演“陪跑者”。

  右翼团结仍是难题

  二战前,传统右翼党派一直在法国政坛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在二战中遭纳粹毁灭性打击,并因屈辱降德被法国民众唾弃。二战后,右翼一度创建短命的第四共和国,无论是执政理念还是人才储备均日薄西山。戴高乐开创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后,将绝大部分右翼党派招至麾下,形成戴派政党雏形。但戴高乐、蓬皮杜这两任总统执政过于看重个人魅力,不擅打造政党根基,1974年蓬皮杜去世后,戴派政党陷入与左翼、中间派近30年的政坛拉锯,直到2002年希拉克连任才结束这种局面。

  希拉克、萨科齐任总统期间,右翼看似强力执政,实则组织松散、派系林立,靠不停更改党名维持统一表象。上届大选传统右翼共和党虽推出候选人菲永,但初选时内部攻讦过于惨烈,党内合力严重撕裂,导致菲永无法凝聚党内其他大佬的全力支撑而败选。

  马克龙当选后,共和党汲取教训,在多次地方选举中稳扎稳打,逐渐蚕食总统多数派的地盘,为2022年大选打造民意基础。除已脱党的北部大区议会主席贝特朗外,其余右翼重量级人物均未明确参选,对党内初选亦保持低调。但随着大选临近,巴黎所在的法兰西岛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里昂所在的奥罗阿大区议会主席沃基耶,乃至前总统萨科齐等党内大佬蠢蠢欲动。如何避免内斗消耗实力,是右翼备选时亟待解决的问题。

  黑马浮现

  9月8日,法国最高视听委员会正式决定将著名媒体人埃里克·泽穆尔视为政治人物,将在2022年总统选举前统计其在电视节目中的发言时间,并允许民调机构将泽穆尔列为支撑率调查对象。

  泽穆尔本人虽未公开宣布从政或参选,但最高视听委员会上述决定将其向参加总统选举推近了一步。被列入民调一个月间,泽穆尔民意支撑率从6%一跃升至17%,超越包括勒庞在内的所有潜在候选人,仅次于马克龙。经过一个月的蓄势,泽穆尔参加大选已是箭在弦上。相比其他对手,泽穆尔拥有相当优势。

  一是拥有极右翼选民这一天然票仓。泽穆尔蚕食的是勒庞的选民基础。为使极右翼去妖魔化,勒庞近年来不断放弃在移民、安全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许多极右翼选民因此失望,陷入对前途的迷茫。泽穆尔的出现正好填补了勒庞留下的空白。泽穆尔出现后,勒庞支撑率直线降到15%以下。目前看,泽穆尔有很大希翼取代勒庞进入明年大选第二轮,同马克龙对决。

  二是符合危机状态下选民对“救世主”的期待。每当面临危机时,法国人总会试图找到一位“救星”,有能力使社会摆脱不幸和不安。在传统政党和选举体制日益无法满足民众走出危机愿望的背景下,每个泽穆尔式的“新鲜”候选人都会在起跑线上领先,4年前的马克龙就是如此。

  三是选举技巧优势明显。泽穆尔多年混迹于各类媒体,能言善辩,竞选技巧超越几乎所有传统政客。一旦总统选举进入电视辩论阶段,泽穆尔有能力抢走其他候选人的风头,甚至将辩论变成“一言堂”。

  作为政治素人,泽穆尔也有比较明显的短板。其政策宣示中存在谈问题多、谈解决少,语言技巧多、理念主义少等弊病。泽穆尔过度关注移民、国内安全、宗教等问题,对绿色发展、经济改革、社会保障、欧洲一体化等政治热点议题着墨甚少。而勒庞多次冲击总统大选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过度打移民安全牌,因此泽穆尔遇到选票“玻璃天花板”是迟早的事,即使进了大选第二轮对决也难更进一步。10月初的最新民调也显示,泽穆尔即使进入大选第二轮,也将以45%对55%的比分输给马克龙。

  编辑概况:杨成玉,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环球》杂志第22期,2021年11月03日。已获得编辑授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