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杨成玉:“反疫苗”暴露法国社会肌体病

  

7月21日,在法国西部莱塞佩斯的“狂人国”主题公园,工作人员查看游客的健康证明

        未来一段时期,法国政府或将继续在全力防疫和“政治正确”之间寻找平衡,部分牺牲防疫措施严苛度,竭力维持民意平衡。加之英国等邻国彻底放开封禁,法国国内疫情形势恐再陷严峻。

  7月17日超过11万人走上街头,到8月7日全法23.7万人参加,法国各地连续4个周末发生反对扩大“健康通行证”使用范围的游行抗议活动。法国健康通行证新规自7月21日起开始实行,为应对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法国官方扩大健康通行证使用范围的新措施于8月9日生效,并将至少实施至11月。

  疫情笼罩之下,连续的示威游行凸显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法国乃至欧洲社会隐藏的治理困局。

  无奈之举

  在近半年大力推广疫苗接种的努力下,法国勉强渡过第三波疫情,于今年6月底将每日新增病例数控制到1000例以下,经济社会运转逐渐恢复正常。但近两个月以来,德尔塔变异毒株在英国、西班牙等法国的海上、陆地邻国肆虐,严重威胁法国政府来之不易的防疫成果。

  7月16日,法国每日新增病例数重新突破万例大关;7月19日,法国政府发言人表示,此次疫情比之前所有的情况发展都要快,且波动图显示的坡度更陡,法国80%的新冠确诊病例感染的都是德尔塔变异毒株。

  伴随欧洲各国暑期来临,进出法国的度假人群成为重大的防疫隐患。法国政府一方面收紧对重疫邻国的出入境管控,另一方面在国内餐馆、酒吧、商场等人员密集场所及部分公共交通工具强推“健康通行证”,力拒第四波疫情。

  有人认为,健康通行证一定程度上触及民众自由出行便利,尤其是根据是否接种疫苗确定民众通行范围的相关规定,既有将民众人为划分三六九等之嫌,又涉及变相强制接种,与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自由、平等、博爱”的立国之本相抵触。法国卫生部长韦朗承认,他本人也不喜欢要凭健康通行证才能去餐馆或剧院这种做法,但面对严峻的防疫形势法国别无选择。

  事实上,“健康通行证”“防疫护照”等并非新政,酝酿筹划已超过1年,可见马克龙政府并非不知此举可能成为社会风潮导火索。此番马克龙不惜触碰选民最敏感神经、背负“强权”“专制”骂名也要强推“健康通行证”,折射出法国经济社会韧性及马克龙个人选情均已无力再承受第四波疫情和封禁的打击。

  暴露三大顽疾

  民众连续发起抗议政府防疫措施的行动,再次暴露法国社会三大顽疾。

  第一,以“平等至上”为代表的治理顽疾。

  法国人对“平等”“自由”的执念,如今已成为法国社会治理的最大掣肘因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1年多以来,虽然法国政府屡次推行的封禁措施备受争议,但以“一视同仁”之名尚可勉强实施。如今“健康通行证”遭遇反对的直接原因,是部分未接种疫苗的民众自由出行权利将受到限制,构成“免疫歧视”。

  同时,这也是近年来马克龙主导的结构性改革“雷声大、雨点小”的真实写照。如今,“平等”不仅是部分反疫苗、不承认疫情严重性的群体保持特立独行的“护身符”,更成为既得利益群体阻挠养老金、铁路、社保等结构性改革措施的“保护伞”,令法国经济社会改革举步维艰。

  第二,以“反智无罪”为代表的民主顽疾。

  纵观欧洲历史,以“猎巫”“神判”“恐科学”为代表的反智理念由来已久,二战后则借“言论自由”的“东风”直入当代社会,成为欧洲标榜学问多样性的一部分。

  去年以来,德国、意大利等欧盟大国已多次爆发反口罩、反封禁游行。法国《世界报》民调显示,法国国内怀疑疫苗有效性的民众比例一度高达46%,怀疑新冠肺炎疫情真实存在、信奉“阴谋论”的民众比例一度接近30%;本轮示威游行期间,法国东南部伊泽尔省、西南部比利牛斯-大西洋省出现了疫苗接种中心被焚烧、破坏的恶劣事件。

  上述现象看似荒诞,实则反映出欧洲多年来言论过度自由状态下的思潮混乱。疫情阴谋论、疫苗无用论等在“言论自由”掩护下盛行,严重影响了法国全社会形成抗疫合力,不断迟滞疫后经济复苏进程。

  第三,以“政治正确”为代表的选举顽疾。

  以川普4年执政、英国公投“脱欧”为标志,近年来西方所谓民主选举制度陷入瓶颈。法国政党政客更是“一切向票看”,为拉选票不惜“为反对而反对”,在抗疫大计面前各打小算盘。

  马克龙政府推行“健康通行证”后,反对党纷纷将其渲染为马克龙本人的“独裁”“专制”,闭口不提防疫举措的合理性和真实成效。甚至连马克龙政府本身,也曾为掩盖抗疫不力、安抚选民情绪一度渲染“口罩无用”“自由通行至上”等论调。

  目前来看,选情优先于疫情仍是法国朝野上下的默契共识,反对党为选票不惜牺牲国家经济利益和民众健康权益,执政党也很难真正违背所谓“政治正确”而得罪选民。

  疫情工具化之忧

  虽然本轮示威风潮来势汹汹,但总体而言对法国国内影响有限。而未来法国疫情本身的发展和其中的涉外因素,更值得关注。

  首先应指出,反疫苗思潮并非法国社会主流。法国国内反疫苗、反“健康通行证”示威看似迅猛,但并未占据民意主流。示威游行结束后,全法326名市镇长等民意代表发表公开信,支撑马克龙“果敢”的防疫和经济决策,遍及社会党、共和党等传统左右翼党派和尼斯、第戎、图卢兹、兰斯等地方重镇。

  近日密集的民调、采访均显示,绝大部分民众接受、认可“健康通行证”。马克龙防疫新政应不会遭遇实质性阻碍。

  同时要看到,反对党势力仍有动能。相比今年上半年第三波疫情平抑期间,马克龙的高人气受反疫苗风潮影响有所下跌。左、右翼反对党特别是极右翼国民阵线仍会借“健康通行证”等争议性话题向马克龙发起挑战,阻止其在明年大选前凭借抗疫成绩过早胜出。

  7月24日,在法国极右翼政治人物菲利波的号召下,上千人聚集在巴黎一处广场,抗议健康通行证措施并高喊“马克龙下台”的口号。

  最后,较为悲观地看,法国疫情形势仍会反复。反疫苗风潮虽不会对法国政府既定防疫路线图造成实质性影响,但仍给马克龙施政敲响了警钟,让其意识到大刀阔斧的措施在实施过程中面临的困难。

  未来一段时期,法国政府或将继续在全力防疫和“政治正确”之间寻找平衡,部分牺牲防疫措施严苛度,竭力维持民意平衡。加之英国等邻国彻底放开封禁,法国国内疫情形势恐再陷严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