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孔元、胡海娜:气候变化的地缘政治:安全挑战、国家竞争及对多边主义的考验

  20211028日,英国外交政策组(The British Foreign Policy Group)发布报告《气候变化的地缘政治:安全挑战、国家竞争及对多边主义的考验》(The Geopolitics of the Climate Transition: Security Threats, Power Struggles and a Test for Multilateralism),详细分析了能源转型对地缘政治变革的重要影响。该报告发布于格拉斯哥气候变化大会(COP26)之前,格拉斯哥是英国的第四大城市,也是欧洲的十大金融中心。报告在气候大会之前发布,彰显了英国想要领导气候大会,在能源转型方面发挥实质影响力的野心。 

  本文以综述的方式对报告内容进行了解读,阐述了英国欲通过在能源转型方面获得领先地位,稳固英联邦格局的同时,为自己在地缘政治转型中获得先发优势,从而再次实现其世界英国的不朽传奇。  

  一、能源危机引发的地缘政治风险 

  2021年下半年,西方国家陆续对疫情采取放任措施,各行各业加紧恢复生产,导致全球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的需求呈指数级增长。202110月份,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在12个月内上涨了600%24小时内在英国飙升了37%英国外交政策组将此次能源危机归结为欧洲各国对能源生产国的过度依赖,这会对发达国家能源转型带来安全性风险。  

  为缓解能源危机,各发达国家开始寻求使用化石燃料。美国与石油行业谈判寻求解决天然气价格上涨问题的办法,并考虑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英国启动诺丁汉郡的燃煤电厂以满足能源需求。企业也正重新转向化石燃料以填补能源供应缺口,并将危机的短期成本降至最低。这种缓解危机的做法,极有可能导致化石燃料成为平衡政治稳定的长期杠杆。更糟糕的是,这会让人们质疑西方应对气候变化承诺的可信度和推动发展中国家能源转型的领导力。 

  尽管俄罗斯已经按照合同的约定,尽到了向欧洲各国足量提供天然气的义务,但俄罗斯仍被欧洲指责对此次能源危机负责,认为俄罗斯没有提供额外的帮助来缓解欧洲的能源危机并将此次危机上升到地缘政治层面,从而质疑北溪2号管道建设的必要性,认为此举会让欧洲更容易受到俄罗斯的威胁。报告认为,种种迹象表明,此次能源危机更为深刻的原因是国家竞争与供应链在能源方面不够多元化。 

  二、中国在气候领域行动迅速,西方陷入被动 

  报告注意到,中国已经在清洁能源领域广泛布局,并占据行业领先地位,如图1。报告认为,这会导致西方国家在实现气候目标时过度依赖中国,并对西方国家的安全产生影响,从而削弱其影响力。20217月,中国发布了《对外投资合作绿色发展工作指引》,鼓励中国企业将绿色发展融入对外投资进程,这一倡议首先通过一带一路予以落实自该《指引》发布以来,中国没有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投资任何煤炭项目。面对中国在气候领域的行动力,西方国家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自己已在能源转型中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 

1: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全球市场份额占比

  报告将国家在能源转型中实现领导力的核心要素归结为三方面,一是,通过支配可再生能源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二是,控制可再生能源的原材料;三是,推动可再生能源技术转变,领导技术创新。由于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各国,在前两项中无法与俄中竞争,因此,寻求在第三项领域的突破成为欧洲国家关注的重点。 

  报告指出,通过技术创新,提高氢等可再生能源生产的经济适用性,是西方国家在能源转型竞赛中获得立足点的机会。欧洲国家在氢能源发展路线图方面占据了领先地位,欧盟于2020年发布了一项氢战略,计划在欧盟安装至少6千兆瓦的可再生氢电解槽,并于2024年之前生产多达100万吨的可再生氢。到2030年,这一规模将扩大到安装4000万千瓦的可再生氢电解器,并生产1000万吨可再生氢。欧洲国家可在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制定和设计新的生产标准和流程,从而摆脱地缘政治对其能源转型的影响。 

  然而,需要注意到的是,利用可再生能源生产氢的成本需要减少一半,才能达到经济可行性。要达到这一目标需要巨额投资。因此,一些国家转而使用蓝氢蓝氢是由与碳捕获存储有关的化石燃料气体产生的,也是英国氢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蓝氢对环境的危害可能比天然气更严重,而且不够环保,不足以实现全球脱碳目标。因此,无论从经济上还是从成功使各国实现气候目标的可行性来看,对氢的投资仍然存在风险。 

  西方在能源转型方面不仅会落后于新兴大国,也极有可能会落后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中东地区。对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来说,投资可再生能源生产将对确保其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至关重要。在卡塔尔和阿塞拜疆等国,化石燃料份额占GDP的比重超过15%,石油对经济安全起着决定性作用。石油资源丰富国家的政治体系依赖于石油财富的产出和分配,而气候变化对其带来的威胁愈发严重。从历史上看,在这些国家,石油经济带来的高收入减少了向公民征税的需要,从而创造了一种有限的社会契约。在这种契约中,公民政治权利被用来换取经济繁荣。化石燃料的退出可能会扰乱这些国家的政治运行,并可能使其无法再保证经济的繁荣。 

  然而,这种转变在多大程度上会干扰富油国家的运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投资能源转型的意愿和能力。虽然海湾地区的许多获益国家尚未在可再生能源生产方面大举投资,但部分国家正寻求化石燃料生产积累的巨额财富用于投资可再生能源,并将其作为战略优势。其中部分国家还拥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如充足的阳光为他们提供了开发大型太阳能发电厂的巨大空间,这意味着气候变化对这些国家的影响将没有预期的那么大。 

  三、国际结盟与合作 

  报告认为,能源转型会加深许多现有的地缘政治不平等,无法在能源转型早期进行投资的国家可能会掉队。因此,对于不具备优势的欧洲各国来说,最好的做法是加强国际协作,说服各国落实缓解气候变化的责任。具体建议如下: 

  首先,需要对中国的角色有清晰的认识。报告指出,没有中国的支撑,西方无法实现其全球气候的雄心目标。同样地,中国也越来越认识需要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展现领导地位,绿色能源日益被视为一种经济发展机遇而非负担。在2021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国承诺结束对海外煤电项目的所有投资。2021年早些时候,七国集团(G7)和韩国已经做出了类似承诺。这一承诺是能源转型的关键一步,将会使此类项目的国际投资所剩无几。但中欧之间一个根本性的分歧在于,欧洲希翼将气候议题作为独立议题与中国进行合作谈判,中国认为在气候领域的合作与双边或多边关系密切相关,不能彼此割裂 

  其次,对英国来说,应当加深与英联邦国家的纽带。2019年,英国与英联邦国家的贸易额占英国贸易总额的9.1%报告认为,英联邦仍是维护开放和弹性国际秩序的重要组织。因此,英联邦的强大对英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安全,以及以其价值观为主导的国际议程都至关重要。如果英国不能提供发展中国家所需的气候投资以支撑其转型和稳定,就有可能为竞争对手创造机会,使发展中国家与西方国家之间划清界限。 

  但赢得发展中国家的支撑并让他们参与到应对气候变化的转型中时,需要找到正确的方法。为此,西方国家不仅需要调动大量的财政承诺和资源,以满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需求,也要在支撑价值导向的投资和避免不必要的官僚主义之间保持谨慎的平衡。否则,西方可能会被认为没有展现领导力,并缺乏真正的责任感 

  最后,对西方国家来说,关键是要以真实的姿态带头在气候承诺中设定高水平的目标,并在可再生能源生产竞赛中取得领先。报告指出,英国应当承担起领导的责任,不仅要为自己的气候愿景设定高目标,而且要阐明能源转型带来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以及领导能源转型的可行性。从长远来看,早期领导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不仅能创造绿色就业机会,促进国家繁荣,还能提高国家实力和维护国家安全。同样,支撑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既是西方国家一项基于价值观的重要使命,也是建立和维护国际联盟、发挥全球影响力的关键。而对英国来说,这也是保障全球英国战略实现的重要力量。 

  从此次气候大会的结果来看,英国在气候领域实施影响力的决心可见一斑。大会完成了对2015年《巴黎协定》实施细则遗留问题的谈判,对碳交易市场、透明度和共同时间框架做出了具体规定。这是国际气候谈判停摆年以来取得的巨大进展。但协议并未对每个国家在未来十年内的碳减排量以及减排速率做出规定,这很多发展中国家质疑发达国家兑现承诺的行动力和真诚度。毕竟,在国际局势日趋紧张的时代,气候问题已成为大国竞争的重要砝码,从什么维度去解读气候变化,与各国国家利益密切相关。 

文章来源:https://bfpg.co.uk/wp-content/uploads/2021/10/The-Geopolitics-of-the-Climate-Change-Transition.pdf 

  编译:孔元,胡海娜  

  审校:齐天骄   

  审核:刘作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