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洲杯指定投注

王梦圆、石泉:匈牙利转型三十年:政党格局变迁

摘要:1989年东欧剧变后,匈牙利平稳过渡多党议会民主制。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匈牙利政党数量增多,政党政治日益成熟,形成了”“为主的两个派别,右翼政党青民盟逐渐在匈牙利政治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本文将从匈牙利政党政治的发展历史及各政党的政治理念、选民群体、资金来源等入手,分析各政党在匈牙利地位与影响力,并预测2022年匈牙利大选结果。     

  一、匈牙利政党政治发展演变  

  匈牙利政党制度可追溯到19世纪。1848年至1867年间,匈牙利共举办过三次议会选举,迪亚克·费伦茨(Deák Ferenc)领导的演说党(Felirati Párt),特雷齐·拉斯洛(Teleki László)创立的决心党(Határozati Párt)分别作为执政党和反对党,活跃在匈牙利政坛。它们没有独立的党派机构和团体,均是在议会中生成以党魁为中心的精英政党。20世纪上半叶,匈牙利政党走出议会,成立独立的组织,制定党派内部章程,后又形成了一批服务于工农群体利益的群众型政党,如独立小农党(Független Kisgazda-, F?ldmunkás- és Polgári Párt,缩写为FKgP)。1949-1956年匈牙利工人党为执政党。1956年匈牙利工人党改名为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执政至1989年。1989年制度变革以来,以赢得更多选民支撑和议会选举为目标的政党成为主流,政党与国家之间的联系愈发紧密。本文首先梳理制度变革后曾经或正活跃在匈牙利政坛的各党派议会势力的消长和匈牙利政党的整体发展趋势。      

  (一)新旧交替,多元竞争(1990-1998  

  早在1989制度变革前,一批反对卡达尔政权的反对派组织便纷纷成立,匈牙利民主论坛(Magyar Demokrata Fórum1987缩写为MDF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匈牙利公民联盟(Fidesz – Magyar Polgári Sz?vetség,1988缩写为Fidesz,简称青民盟)自由民主主义者联盟(Szabad Demokraták Sz?vetsége1988缩写为SZDSZ,简称自民盟)。它们成立不久后便参加了第一届议会选举。  

 

  1990年第一届选举中,以民主论坛为首的偏保守和民族主义的中右翼党派联盟获得选举胜利。参与联合执政的政党独立小农党1930)、基督教民主人民党(Kereszténydemokrata Néppárt1944缩写为KDNP,简称基民党)。自由民主主义者联盟以微弱劣势败选。社会主义工人党改组而成的匈牙利社会党(Magyar Szocialista Párt,简称MSZP)获得了33席,青民盟获得21席。1994年议会选举中,匈牙利社会党和自民盟组成联合政府,左翼力量重回执政地位。老牌党派如社会党、独立小农党的支撑率回升,而在第一届选举中大胜的民主论坛的支撑率大幅下降。  

  总体来说,在政治转型初期,匈牙利政党呈现出新老迭代、多元竞争的格局。新兴党派层出不穷,老牌党派坚守阵地。新兴党派凭借转型初期人们对社会主义制度与原执政党的不满获得了更多支撑,但由于思想还不够成熟,治理经验匮乏,执政成效甚微。以社会党为首的老牌党派趁机通过对自身的改造,利用执政经验与政治资源,结成左翼联盟,重回执政党地位。从打倒社会主义工人党”“选谁都可以,只要不选执政党需要一个能治理的政党,人民对党派的需求在不断变化,因此各党派均未形成稳定的选民群体,势力此消彼长。      

  (二)势均力敌,左右对立(1998-2010  

  历经了两个执政周期的摸索,在1998-2006年的三次大选中,右翼的青民盟与左翼的社会党分别与其他党派联合,匈牙利国会中形成了二元对立的局面。  

  

  在连续两次大选失败后,时任党主席的欧尔班果断将青民盟转变为一个右翼的保守主义政党,并尝试联合和吸取其他右翼政党。1998年,青民盟首次以微弱优势在选举中获得胜利。此次大选中,通过与其他右翼政党的联合,极端右翼政党正义与生活党(Magyar Igazság és ?let Pártja,缩写为MI?P)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进入议会。自民盟、民主论坛的支撑率继续下降。青民盟正式成为了除社会党以外的第二大党。  

  2002年,成功达到5%得票率门槛进入国会的党派降至四个。这表明社会党和青民盟两党势力继续扩大,压缩了其他党派的生存与发展空间。青民盟与民主论坛联合参选,而最终社会党以微弱优势赢得选举。此次选举后,独立小农党再未在议会拥有独立席位。  

  2002年大选失败后,欧尔班加强了对青民盟的集中控制。党内关于候选人推选的决定权被让渡并集中于党主席,此举巩固了党主席在候选人推荐上的最终决定权。2006选举社会党再度蝉联,但执政不久,同年的9月,久尔恰尼录音丑闻爆发导致社会党政府支撑率出现下降趋势,为2010 选举埋下隐患。民怨四起之时,青民盟与基督教民主人民党在议会中组成独立的党团,推动典型民生问题上的全民公决活动,为2010年大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三)一党独大(2010至今)  

  2010-2018年,青民盟-基民盟联盟连续三次赢得大选组建政府,欧尔班也成为匈牙利目前唯一一位四次担任国家总理的政治家。青民盟制定新选举制度,降低参选门槛,为更多新成立的小型政党提供了进入议会的机会,同时削弱反对党的势力,强化自己的执政党地位,形成了一党独大的局面。  

  

  2010年大选中,受到久尔恰尼录音丑闻的影响,社会党的支撑率骤跌,而青民盟与民主论坛联盟以巨大优势第二次组建政府。而成立于2003年的民族主义极端右翼政党尤比克Jobbik Magyarországért Mozgalom)首次进入国会,获得47连同取得三分之二席位的青民盟与基民党,右翼政党获得匈牙利国会席位超过八成。匈牙利绿色自由主义政党政治可以不同Lehet Más a Politika2009缩写为LMP)得票率达7.48%,拿下16席,首次进入国会。  

  2011年,匈牙利修改宪法,通过了新的议会选举制度。议会席位从386名降至199名,并赋予海外公民选举权,少数民族也拥有获得特定议会席位的权力。虽然青民盟的这一系列举措饱受争议,但它仍然赢得了2014年议会选举的胜利。匈牙利社会党则与众多左翼政党联合参选,包括创建于2012年的团结新时期党(Együtt–a Korszakváltók Pártja)、2010年从社会党分裂而来,由久尔恰尼领导的民主联盟(Demokratikus Koalíció,缩写为DK)、2013年从政治可以不同党分裂而来的为了匈牙利而对话党;成立于2013年的匈牙利自由党(Magyar Liberális Párt2013缩写MLP)。以上五个政党共获得38个席位。  

  2018年选举,右翼党派保持着绝对优势,青民盟基民盟获67%的议会席位,尤比克党则超越社会党和对话党联盟,成功成为匈牙利第二大党。民主联盟和政治可以不同党在此次大选中独立参选,分别获得9席。同时,匈牙利德意志民族自治的一名代表作为少数民族议员进入国会。  

  新选举政策也给一些新兴政党带来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如2017年成立的动量运动党。虽然在2018年大选中,动量运动党未能成功进入议会,但作为反对欧尔班政府、旨在改变当今匈牙利政局、创造新型政治群体的中间派政党,它获得了大量年轻人的支撑。而2014年正式注册的双尾狗党是匈牙利的戏谑政党,它的目的是揭露各政党的真面目,为选民提供全新的选择。      

  二、当今匈牙利政党概述      

  经历了三十年的发展,从多元竞争、两党对峙到一党独大,匈牙利各个政党的政治理念规模体系也趋于成熟。在本文的第二部分分析匈牙利现今主要政党派别政治理念、选民群体和资金来源,探讨各政党之间的关系。      

  (一)匈牙利各党派的政治理念  

  在匈牙利政治中,左右维度已成为结盟和组建政府的主要标准。的区分对于选民和政客来说都具有引导意义。早在20世纪90年代,70%的公民,95%的国会议员就能够将自己的政见定位为左派或右派在当今的匈牙利国会中,右翼党派连续三届执政,左翼党派日渐式微,同时,一批奉行自由主义的中间党派也活跃在政治舞台,赢得了不小的关注。左派主要包括以匈牙利社会党、民主联盟、匈牙利对话党为主的反对党派,以及中间偏左的匈牙利绿党和自由党。右派主要为执政党青民盟、基民党。而极端右派的代表尤比克党则公开表示不会和任何一派联盟。这里将从匈牙利当今社会主要议题出发,对比左派、右派、极端右派对同一议题的态度,分析各党派的政治理念。  

  通过表4可以看出,匈牙利政党在经济议题中呈现出的意识形态并不完全它们的左右定位重合。除了社会援助方面和个人所得税问题,青民盟大部分经济计划是偏左的:他们主张降低水电杂费,向银行征收特别税,把政府干预作为刺激经济复苏的积极手段。尤比克在这些问题上表现出与青民盟相似的立场。而左翼反对党派对这些问题的态度则体现出了偏右的自由主义倾向。这说明匈牙利政党中的”“并非从经济政策上划分的,而是学问与意识形态层面体现的  

  在学问与意识形态领域,各党派的立场非常鲜明。无论是对于少数民族的态度,或是对于欧洲和东方的态度,都体现出明显的两极化特征。右翼的青民盟强调非自由的民主,提出向东开放政策,加强与中国、俄罗斯等国之间的合作,意图减少匈牙利对西方国家的依赖;在欧盟中,强调捍卫匈牙利民族国家权益,并在难民政策上与欧盟针锋相对。左翼政党则反对民族主义,反对向东开放,支撑匈牙利的欧洲化,积极融入欧盟,重视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尤比克党在成立之初则被竞争党派定位为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曾被称为新纳粹、反共主义、反犹太主义、反罗姆主义和恐同政党。2013年,尤比克党进行了去妖魔化措施,与匈牙利卫士组织划清界限,不再主张马上退出欧盟,但是依然保持着疑欧主义,拒绝外来移民。2020年,尤比克党新任主席雅卡布·彼得(Jacob Péter)公开表示,尤比克将自己定位为民族的、基督教的、保守的、中右翼的人民党,并称其为匈牙利唯一的人民党,其根本目的是保护匈牙利价值与利益。相比于全球化,它更支撑本土的中小企业和地方政府  

  (二)匈牙利政党选民群体特征  

  在议会选举中,许多因素影响着选民的投票倾向,如选民自身的价值观、生活环境、年龄、受教育水平等。各党派的方针政策、意识形态、目标群体也影响着选民的选择。本节从各党派的意识形态特征出发,结合2021年的最新民调结果,分析各党派支撑者的主要特点  

  

  青民盟基民党联盟支撑者的年龄分布最为平均,三分之二居住在首都以外的城市或乡村,有一半的支撑者完成了高中教育17%获得本科及以上学位。选民群体普遍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支撑保守主义。青民盟推行了各项惠及低收入群体的政策,如设立公共工程项目促进就业、为贫困家庭儿童提供免费餐食等,因此赢得了中小城市与乡村低收入群体的支撑  

  作为社会民主党,匈牙利社会党是匈牙利人民历史上积累的民族和左翼价值观和社会目标的继承者和守护者旨在创建一个基于自由、平等、正义和团结价值观的社会致力于消除贫困和落后,减少社会不平等。匈牙利社会党抨击执政党现行的养老金政策,曾提出为退休老人提供保障、创造美好生活的口号,承诺保护退休老人的权益,为他们创造积极的就业与娱乐机会。因此,匈牙利社会党超过一支撑者年龄超过60岁,只有12%的选民年龄在40下。其中,39%的社会党支撑者拥有高中学历,41%居住在布达佩斯或州级市。  

  虽然同为右翼政党,但青民盟与尤比克之间一直是对立竞争的关系。由于尤比克在创立之初的反精英特性,尤比克党把青民盟作为新自由主义的代表称为“总督”,把社会党称为“寡头”,指责它们忽视匈牙利人的利益,政权组织薄弱。自2014年以来,尤比克党有意吸引对匈牙利社会现实感到失望的年轻人。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根据2016年进行的一项国际调查,年龄在1835岁之间的年轻匈牙利人中有53%将投票给尤比克党。在2021年的调查中,尤比克党18-39岁选民所占比例高于其他所有党派,近四分之三居住在首都外的市县及乡村,受教育程度大多为高中毕业。支撑者的意识形态和世界观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但强烈民族意识和对稳定与秩序的需求仍排名前两位。  

  匈牙利绿党与欧洲绿党的意识形态相似重要议题有环境保护、永续发展、打击贪腐。支撑者大多为布达佩斯居民,达到34%51%的支撑者拥有高中以上学历。虽然选民的年龄分布相对平均,但最主要的选民群体为40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支撑环保与绿色发展,社会秩序与稳定也是引起选民群体关注的主要因素。  

  匈牙利对话党认为传统的左翼政党思想陈旧,缺乏想象力,内部腐败严重,其目标是建设一个清廉政府,发展教育、留住人才、保护环境,实现绿色发展,引导公民积极参与公共生活,把匈牙利建设为民主共和国。因此,匈牙利对话党的选民主要支撑自由主义、绿色发展与环境保护。52%的支撑者年龄在40-60岁,这个年龄段占比是所有党派中最高的。学历为高中毕业的选民占比略低于三分之二。  

  分裂自社会党的民主联盟奉行社会自由主义亲欧洲主义目标是将民族团结起来,创造一个多数人的匈牙利,而不是少数人的匈牙利作为典型的左翼政党,民主联盟的支撑者普遍支撑社会主义自由主义。选民年龄大多在40岁以上,教育水平分布较为均衡。  

  动量运动党是一个年轻的政党,其年轻人的占比也相对高51%的支撑者在40岁以下。拥有大学学历的选民比例也高达28%。选民中27%居住在布达佩斯,44%居住在在外地。36%的支撑者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  

  总体上看,执政党选民年龄与教育程度分布较均衡,主要选区为中小城市及乡村。左翼反对党在布达佩斯的选区优势更大,老牌党派如社会党的选民年龄普遍较大,新兴政党的支撑者则大多为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年轻人。      

  (三)匈牙利政党资金来源  

  1989年制度变革中,匈牙利出台了与党派资金相关的法律规定,该法律的基原则延续至今,即:国家为议会政党展开的活动提供支撑,特别是政党的基本活动以及党团组织的运行;奉行平等主义原则,根据各党派之间资金基础的差异,平衡党派的资金分配;党派中心原则要求国家支撑资金应用于党派活动,而不是候选人的政治活动。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转轨后中东欧国家的政党已经适应了上述以党派为中心,以国家资助为基础,以平等为前提的党派资助模式,但具体党派资助制度并非一成不变。1989年制定的党派资助制度在90年代初加以完善,后又在2003年、2014年和2020年进行了修改。匈牙利的党派资助政策包含禁止匿名资助等条款,以避免腐败与资金滥用,力图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政党融资体系  

  

  匈牙利政党的主要资金来源分为四类政府财政预算支撑党费收入议会党团活动资金以及私人和法人的捐款。根据2020年的政党收入数据可以看出,政府财政预算占资金来源比例最高的是匈牙利绿党(63%),执政党青民盟所获政府资金支撑金额虽高,但占所有资金来源比例却最低这是因为青民盟所获议会党团活动资金远远高于其他政党,占86%。成功进入议会并组建党团开展政治活动的政党可以获得党团活动资金,这是议会政党的一大资金来源。其中,执政党青民盟所获资金最多,匈牙利社会党通过议会党团所获资金在其总收入占比最而未成功进入议会的政党则没有机会获得党团资金。此外,党员所缴党费也是政党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党费占总收入的比重一般较低,但它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党派成员的数量收入。一般党派的党费收入占总收入比约在1%-6%的范围。青民盟有强大的党员人数基础,收缴党费金额最多,而动量运动党的党费收入占总收入比重高达49%,结合选民群体的受教育程度和年龄分布可以推测,选民群体主力为年轻常识分子的动量运动党党员收入较高,人均缴纳党费金额相对较多,对党派的发展起着更重要的作用。同时,动量运动党私人与法人投资所占比重也相对较高(33%),国家资助比重最低。  

  从整体上来看,匈牙利主要政党主要收入来源于国家支撑,包括政府预算拨款和对议会内党团活动的支撑,党费、私人捐款占比较低。同时,也存在诸如动量运动党这种依靠党员和社会资助开展活动的政党。虽然是极少数,但也预示着匈牙利政党收入来源的另一种发展趋势。  

  三、当今匈牙利政党政治格局  

  2010年以来,匈牙利全国范围青民盟无论党员人数、党派资金、选民人数还是选区范围来看都无疑是匈牙利第一大党。然而,近年来,首都布达佩斯的政治格局与全国范围的政治格局呈现出相反的状态:反对党在布达佩斯的势力日渐增强特别是自匈牙利对话党的高拉乔尼·盖尔盖伊(Karácsony Gergely)担任布达佩斯市长以来,首都的治理理念和治理方法便和青民盟的总体方向背道而驰,这也导致了匈牙利首都与地方政策相异的政治格局。      

  (一)青民盟的不败神话被打破  

  2010年以来,青民盟基民党联盟无论是在国会选举还是在地方议会选举中都占有绝对的优势,而且有能力吸引到更多的新选民。据统计,青民盟现在的支撑者中有约55%2018投票给青民盟,有10%曾经投票给尤比克党。这证明了青民盟相比于其他党派,最大的优势在于留住固有的支撑者,吸引新选民在中小城市和乡村,青民盟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优势,这一方面是因为青民盟保证了他们的利益,另一方面是因为反对党在小城市及农村选区的社会嵌入性不够,影响力相对较低。但是,随着反对党在首都布达佩斯的势力日益壮大,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的差距也随之缩小,反对党在首都市政选举中打破了青民盟的不败神话  

  

  2010-2018年三届国会选举中,从全国整体情况看,青民盟无论在选民数量还是选区数量上都赢得了绝对的优势,瓦什Vas)、巴奇-基什孔州(Bács-Kiskun)、杰尔-莫松-肖普朗州(Gy?r-Moson-Sopron)是青民盟最重要的选区。而在国家政治经济中心布达佩斯规模较大的州级市,反对党联盟明显势头更劲。与2014年相比,青民盟在首都赢得的个人选区数从10个降为6个,反对党选区则升到12个。在23个州级市中,有21个城市的反对党支撑率超过了青民盟,这对反对党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局面。  

  匈牙利的市政选举更加直观地现出反对党在首都的优势。2012年新宪法规定,匈牙利市政选举每五年举办一次,选举产生各地区的行政长官包括市长、州长等,以及地方政府和地方议会。  

  从表格中可以看出,与2014年相比,青民盟2019年在各州与23个州级市所获票数比重都有所上升,仅在首都布达佩斯的票数占比下降。与之相反的是,反对党在首都所获票数和所占比重均明显上升。在布达佩斯市长选举中,动量运动党、民主联盟、匈牙利社会党、匈牙利对话党、匈牙利绿党联合推选的候选人高拉乔尼·盖尔盖伊(Karácsony Gergely)以超过50%的得票率获胜,青民盟与基民盟推选的塔尔洛什·伊士特万获得44.1%的选票,未能成功连任首都市长。在布达佩斯23个区中,反对党联盟推选的候选人成功赢得14个区竞选这对于反对党来说是巨大的突破,而青民盟-基民盟仅在9个区中获胜。此外,反对党在10个州级市的市政选举中获胜,这同样超出了他们的预期。青民盟自2010年起在国会与地方议会选举中保持的不败神话被打破。      

  (二)反对党如何赢得布达佩斯  

  作为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是匈牙利的政治、商业、运输、经济中心。布达佩斯市长拥有举办市政会议、组织市政活动、进行城市建设等权力。从1990年第一届议会和市政选举以来,在市政选举中胜出担任布达佩斯市长的人员共有三名:来自自由民主联盟的德姆斯基·加博尔(Demszky Gábor)连任五届,在1990-2006年担任布达佩斯市长;青民盟——基民党推选的独立候选人塔尔洛什·伊士特万(Tarlós István)共连任两届,任期2010-2019;高拉乔尼·盖尔盖伊则于2019年打败塔尔洛什·伊士特万成功上任。任期最长的德姆斯基·加博尔是一名自由民主主义政治家,有媒体认为,他的成功更多得益于他的个人魅力,他在任期间,布达佩斯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并未得到实质性解决他所属的自由民主联盟从未在匈牙利国会或首都议会获得多数席位,但这也是他成功连任的原因之一。当时实力较强的社会党与青民盟避免让自己党派的成员担任布达佩斯市长一职,因为首都市长自治权很大,通常可能会成为新的总理候选人,容易导致党派内部危机2010年青民盟成为执政党后,由青民盟支撑的独立候选人塔尔洛什·伊士特万被选为布达佩斯市长。在执政党的支撑下,塔尔洛什在任期间取得显赫政绩。  

  2019年青民盟在首都的市政选举中败给反对党联盟。反对党能够在青民盟总体选票数只增不减的情况下成功赢得特定地区的市长职位,首先要归反对派各党合作效率与质量的提升。与国会选举相比,反对党在市政选举中的合作空间更大,因此能在市政选举中合作动员更多的选民。欧尔班的反对者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反对党抓住这一特点,通过更具针对性的宣传策略赢得更多居住在大城市的选民,赢得更高的支撑率。在布达佩斯市长候选人的选择上,各反对党也达成一致:除尤比克党外,其他反对党联盟一致推选高拉乔尼·盖尔盖伊为布达佩斯市长候选人。虽然作为右翼政党,尤比克党并未将高拉乔尼视作自己的候选人,但它也并未推选其他人选,而是作为旁观者鼓励各反对党联合支撑同一位候选人。反对党在市政选举中的胜利也有可能得益于在布达佩斯居住的外国公民。据统计,约有九万名欧洲公民居住在布达佩斯,他们拥有固定居所,拥有投票权。青民盟政客科绍·劳约什(Kósa Lajos)曾分析他们在市政选举中失利的原因:他们对匈牙利政治的敏感度较低,一方面因为他们不是匈牙利人,另一方面因为他们根本不懂。青民盟认为,这九万票决定了市长的人选,因为高拉乔尼和塔尔洛什的票数差仅有五万票。他还指出,这些外国公民的票数在此前的民意调查中没有被计入,因此青民盟未将他们视作重点。      

  (三)反对党控制布达佩斯后的首都政局  

  自高拉乔尼上任布达佩斯市长以来,作为反对党的代表,他曾多次公开表示对欧尔班的反对和批评,在城市治理中,也与执政党的总体政策背道而驰。执政党与反对党经常就首都治理问题展开争论。  

  执政党认为,高拉乔尼担任布达佩斯市长两年来,政绩非常令人失望,特别是由于在市内主要机动车道上划出自行车道,使得布达佩斯交通陷入混乱,拥堵程度加剧,市内流浪者增多,治安不如以前。上届青民盟市长交接时,给布达佩斯市政府留下了2000亿福林的资金,但现布达佩斯政府承认2021财政赤字740亿福林。亲政府的媒体认为,高拉乔尼并没有认真治理布达佩斯之心,而是将担任市长作为他的政治跳板。他以各种方式与政府唱反调,抨击欧尔班。在对华关系上,高拉乔尼将拟建中的复旦大学分校周边街道以反华势力名字重新命名。  

  对此,欧尔班政府也采取了措施限制反对党势力的发展。2021年,内政部拨款260亿福林支撑市政内务的发展,但在资金分配上,政府设立了获得资金的门槛:财政收入状况低于平均水平,人口数量大于25000的地方政府可以分配230亿的资金,首都各区共分得90亿用于道路翻新。资金分配门槛的设置使得布达佩斯由反对党领导的各区并未获得资金这无疑制约了反对党领导区域的发展。因此,高拉乔尼表示欧尔班是恶魔他认为欧尔班阻碍了布达佩斯的发展。  

  尽管反对党在市政选举中获得了可观的结果,但如果他们无法在小城市以及乡村实现扩张,那么即使在大城市中获得优势,也无法改变国会选举的结果,但青民盟依旧需要小心应对。虽然青民盟依然强大,但反对派在市政选举中取得的成绩已经打破了青民盟的不败神话。在2014年市政选举制度改革后,国会选举与市政选举的周期分别为4年和5年,因此它们并不在同一年举行,这对执政党是不利的,因为执政党的支撑率往往在执政周期的中期会呈现出下降的趋势。这种社会心理的变化,是反对党在未来的竞选中可能会利用的点      

  四、匈牙利2022大选结果预测  

  匈牙利本次大选期为2022年春季。截止到本文发文为止,匈牙利青民盟所推选的诺瓦克·卡塔琳已当选匈牙利国家总统。接下来43日的议会选举将成为执政党和在野党竞争的主要战场。这是匈牙利政治体制变革以来的第九次大选,各党将争夺国会199个席位,其中106名由布达佩斯和全国19个州的相同数量选区选出,另外93名来自全国性竞选。则根据大选结果,按各党派当选议员总数在国会中的占比将确定由哪个政党或政党联盟组阁,再确定由谁来担任政府总理。       

  (一)2022年议会选举预选  

  20201220日,民主联盟、尤比克党、匈牙利绿党 、匈牙利社会党、动量运动党、匈牙利对话党这六个反对派政党达成协议,决定在2022年的大选中进行合作,通过预选共同推选106个选区的国会代表竞选人,推举六党都接受的总理候选人。   

  20219月和10月,反对派进行了两轮预选。除了上述提到的六个政党外,进行预选的还有其他四个政党和六个社会团体。在预选准备期间,反对派各党和团体产生了五个竞争代表反对派总理候选人的人物。他们分别是由民主联盟和匈牙利自由党推举的多布雷夫·克拉Dobrev Klára);匈牙利对话党、匈牙利社会党和匈牙利绿党推举的现任布达佩斯市长高拉乔尼·盖尔盖伊;由所有人的匈牙利运动Mindenki Magyarországa Mozgalom和新世界人民?j Világ Néppárt推举的马尔·扎伊·彼得(Márki-Zay Péter)、由尤比克党推举的雅各布·彼得(Jakab Péter)和由运量运动推举的费·久洛·安德拉Fekete-Gy?r András)。  

  反对派在91828日举行了第一轮预选,最终确定了106选区的国会议员参选者。其中民主联盟32人、尤比克党29人、匈牙利社会党18人、动量运动15人、匈牙利对话党6人、匈牙利绿党5人 、新世界人民1人。其中,得票率位列前三位的德布莱夫·克拉劳(34.76%)、高拉乔尼·盖尔盖伊27.31%)、马尔·扎伊·彼得(20.43%)进入第二轮。而在第二轮预选开始前两天的108日,高拉乔尼宣布退出竞选,并公开对扎伊表示支撑。第二轮预选在101016日举行,最终扎伊以56.71%支撑率胜出,在2022大选中以反对派共同推举的总理竞选人身份参选。执政的青民盟——基民党在提名候选人时通常采用其惯常的选区主席即为参选人的方式,执政党基本上在各选区的候选人将为选区主席。目前有49个选区的候选人已经确定。      

  (二)匈牙利2022年大选预测  

  由于匈牙利的各民意调查机构在政治上有不同的立场,因此它们所发布的党派支撑率数据也有所不同。但这些数据都呈现出共同的特点: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支撑率接近。调查机构“世纪末”(Századvég)在202110月份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执政党的支撑率为50%,六大反对派联盟为44%。而扎维茨(Závecz)同时期的数据则显示执政党支撑率为35%,反对派联盟为39%虽然反对派组成联盟,并推选出之前争议较少的扎伊,很大程度上集中了支撑反对党的选民的选票,但执政党再次赢得大选的可能性仍然巨大。  

  首先,青民盟基民党连续三届执政,经验丰富,在政策方面会保持一致性和连贯性。青民盟2010年上台时,匈牙利经济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严重,政府采取一系列成功和可行的经济和金融政策,使匈牙利很快度过了危机,并保持了经济增长的势头。其次,青民盟的执政党地位有助于各项政策的实施。疫情发生以来,政府采取理性的政策,加大采购疫苗和各种物资的力度,使匈牙利成为欧洲接种疫苗率较高的国家,疫情控制总体较好。虽然反对党对于疫情防控也提出了不同的措施,但它们大多都停留在理论层面,或者只能在有限的地区实行。因此,执政党通过各项措施不断争取民心,使国民得到实惠,反对党在这方面则处于劣势。第三,执政党有权分配财政资金与公共资源,通过财政与社会资源的倾斜,针对目标选民开展公共宣传活动,而反对党所获财政支撑明显低于执政党,处于劣势。第四,青民盟党派内部组织结构稳定。作为一个拥有三十余年历史的政党,欧尔班自建党以来就在青民盟中拥有稳固的领导地位,权力集中,决策高效。第五,目前,与匈牙利大选几乎同时进行的俄乌战争是匈牙利大选很大的影响因素。匈牙利部分人对俄罗斯有历史原因导致的恐惧与厌恶心理。在战争背景下,与乌克兰交界的匈牙利倾向于选择和平对话、避战的方式。现任欧尔班政府虽实行“向东开放”的政策,但不代表它会愿意站在俄罗斯一方卷入战争与西方国家为敌,且匈牙利目前的谨慎态度有助于它在天然气等能源危机中自保。匈牙利支撑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但不同意援乌武器从匈牙利过境。对于匈牙利民众来说,选择一个连续执政十二年的、表现尚可的政府,比突然调转方向选择一个亲欧盟、可能恶化匈牙利经济状况的政府要安全得多。  

  与执政党稳定局面相对的则是反对党的分裂。首先,本次反对党联盟由6个党派组成,数目之多恰恰反映出他们单个党派势力较小,不足以与执政党抗争。其次,6个党派的理念和活动并不总协调一致,内部存在竞争,很难选出一个真正有号召力和实行力的领导者。第三,反对党的选民在反对党组织的预选中竟然高票选出了“素人”马尔·扎伊·彼得,这表明即使是反对党的选民也并不中意反对党所大力支撑的候选人。第四,正是由于选出了“素人”马尔·扎伊·彼得,使得反对派更难以一致行动。反对派的议员竞选名单商讨过程十分艰难,而“素人”马尔·扎伊·彼得在名单中组建自己派系的请求也被拒绝。反对派内部的矛盾很难做到“求同存异”。  

  近些年,现任总理欧尔班的支撑率有所下滑,这与匈牙利民粹主义抬头、新冠疫情反复、经济增速放缓、货币持续贬值、与欧美产生激烈摩擦等因素有关。在民众对现行政策不满的情况下,民众有可能会出于侥幸心理突然选出不具备充足政治领导经验的总理,美国、法国、奥地利等国的民选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这也是在民意调查呈现出扎伊大量支撑者的原因。  

  在全国范围来看,青民盟—基民党依然占据优势,反对党在布达佩斯各选区赢得的支撑并不足以抵消青民盟在外地州县赢得的优势。考虑到俄乌战争的动态可能对匈牙利大选造成的影响,虽然双方差距缩小,但如果匈牙利民众可以更多地保持政治理性,以国家安全为先,汲取他国大选经验,青民盟—基民党仍有更大机率赢得大选。      

  (三)匈牙利大选结果对中匈关系的影响  

  2022匈牙利大选的结果将对中匈关系产生重大影响。欧尔班政府在2010年就提出了向东开放的概念和政策,中匈关系也由此不断取得进展,双方多次高层互访,经济合作成果显著。20175月,两国正式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与中东欧两个最大的合作项目均与匈牙利有关,一是匈塞铁路,二是复旦大学匈牙利分校。欧尔班领导的匈牙利政府对这两个项目积极配合,给予了大力支撑。经过多年的准备,匈塞铁路匈牙利段于202110月份正式开工,预计2025年建成通车,双方在这一项目上将继续展开一系列相关协作。在复旦大学匈牙利分校问题上,欧尔班政府提出的为建校提供管理保障和用地的法案已在6月获得议会通过。  

  然而,反对派政党对与中国发展关系普遍持消极态度,并指责政府的向东开放政策,认为这是偏离了欧洲。对于中匈两大项目,反对派均与政府相左,理由是这两个需中国贷款的项目加重了匈牙利的经济负担,匈牙利不应受到社会主义中国的影响和经济学问渗透。已成为反对派竞选领袖的扎伊曾亲自参加65日反对派在布达佩斯举行的反对建立复旦大学分校的大游行。他认为,建立复旦大学分校不符合匈牙利国家利益,因为这是一种中国社会主义威权主义下的大学。复旦大学匈牙利分校建设工作在反对派的阻挠下被迫暂停,并将举行全民公投。  

  由此可见,如现执政党赢得2022大选,中匈关系必定会稳步健康向前推进,如发生政府更迭,两国关系则会出现波折。反对党竞选纲领中表示如若获选,不会直接停止匈塞铁路项目,但会审查中国投资,必要时采取下一步举措。由此看来,如若反对党上台,中匈关系需要更多地寻求以经济利益为突破口。      

  结论  

  1989年东欧剧变以来,匈牙利政党经历了从多元竞争、青民盟与社会党二元对立青民盟一党独大的总体局势。当今的匈牙利主要政党分为”“两个阵营,执政党青民盟基民党属于右翼党派推行非自由民主,关注海外匈牙利公民的权力,实行向东开放政策,对欧盟抱有矛盾的态度。极端右翼党派尤比克党则体现出民族甚至民粹主义的倾向,强调匈牙利民族认同感。而以匈牙利社会党为代表的左翼政党则支撑匈牙利积极融入欧盟,保护少数民族的利益,相较于青民盟对与中国和俄罗斯的交流合作没那么热心。不同的意识形态,也为不同政党赢得了特定的选民群体。党派资金主要来自国家支撑、党费和法人及个人投资  

  当今的匈牙利政局最鲜明的特点就是首都布达佩斯和全国其他地区的相反的政治格局:反对党在布达佩斯赢得的选区更多,反对党候选人成功当选布达佩斯市长,而执政党在首都的支撑率下降,在其他地区则仍然保持着巨大的优势。这主要由于反对党利用其选民群体年龄、教育水平和居住地区的分布特点,有针对性地进行宣传,赢得更多首都支撑者,同时反对党积极联合,推选出最有竞争力的市长候选人参与市政选举。但在反对党占领布达佩斯后,执政党在资金分配、政策制定上针对布达佩斯的反对党选区,市长高拉乔尼的政绩也并未达到公民的普遍希望。  

  2022年议会选举中,现执政党青民盟基民党仍有很大可能赢得选举,一方面,青民盟的选民基础更加稳固,执政期间推行的一系列政策稳定了系列的经济状况,为大部分公民带来福祉,且匈牙利所持有的中立态度在俄乌战争背景下对维持匈牙利国家和政治经济稳定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反对党虽然在首都地区支撑率更高,但由于选民群体数量相对而言仍然少于青民盟,无法将首都优势有效转化为全国优势它亲欧盟的态度也为此时的匈牙利带来风险隐患。青民盟能否再次连任,不仅关乎匈牙利的发展,也与中匈关系息息相关。2022年匈牙利大选值得大家关注,并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编辑概况:  

  王梦圆 北京外国语大学学生  

  石泉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生  

  审校:孔田平 

  审核:刘作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